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此时,表面上众人都赞叹严大家多么多么的博学啥的,实际上都不仅有些汗颜。

    心想你既然已经是一个大家了,就没有必要跟一个学生,一般见识了吧,人家毕竟只是一个学生了,叫学生必定是不如你这个大家的,但是你被成为大家,不仅要学富渊博,也要德行好才行啊!

    和一个孩子一般计较,还是一个初中生,你犯得上么!再说了,就算你赢了,又能怎么样呢?

    除了校长老师之外,孙副局长和那个女人可不这么认为,心想就是这个看着很不起眼的孩子,严大家上次和人家叫板还输了。

    赢了是不光彩,但是输了便更是丢人了,今天严大家算是报仇来了。

    已经充分做好了不要脸的准备也要扳回一局了。

    上次他是拼对子输掉的。

    这次看拼对子占不到什么便宜就来鼓弄这个棋式来了。

    棋式老小孩儿,小小孩儿,人老了,有的时候更是争强好胜的了。

    陈楚呼出口气。

    上前两步,口中说道:“我试试看吧,不过这个棋式还真不是我的擅长……”

    严大家一听心里你了就美坏了,上次一役算是败给了陈楚,这个小子就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了。

    当下听到陈楚说棋式他不擅长,他就更高兴了,心想妈的,比的就是你不擅长呢哪!要是你擅长的,老子输了,那多没面子啊!

    陈楚扫了一眼棋式,这个棋式摆的乱马人花的,棋子很多,很复杂了。

    看的都有些头晕,他下棋一般般,不好不坏,比臭棋篓子算是高一级的。

    算是一个臭棋篓子第二。

    下都下不太明白,别说看棋式了,什么车马炮的,看的直头晕。

    严大家却是高兴的像是心里长草了一样了。好像又回到了青春,人也一下子像是年轻了许多,陈楚越是皱眉,他便越是得意起来。

    不由得嘿嘿笑道:“陈楚啊,你认输吧,哈哈,这个棋式老夫研究了半年不是整天吃白饭的,很多高手都没有解开……更不用说你这个小屁孩儿了,对了,我严大家也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只要你认输,以后见到我的面,工欧诺个家将的喊我三声老师就可以了,你能喊我严大家老师也是你的造化,你们家都跟着高兴,怎么样?”

    其实喊严大家三声老师也没什么,严大家名声远播,能成为他的学生一点也不丢人。

    只是陈楚觉得,喊这个老混球老师,不如让自己死了。

    无意间,他手碰到了中指的玉扳指上。

    忽的,脑中灵光一现,这棋式竟然能推算出来一步了。

    陈楚呼出口气,随即看着严学究那副志得意满的德行,心里就十分的不爽了。

    他又摸了几下玉扳指,随即手指在右手中指间来回的搓弄间,脑中亦是灵光一闪一闪的。

    陈楚笑了,差不多每错动一下,自己的思路就随着那棋步动了一动。

    慢慢的,亦然推算出几十步之多了,陈楚不禁觉得,这严学究行啊!毕竟牛逼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孩子不是别人给的,这小子还算有两下子啊!

    严学究则一脸的兴奋之色,看着陈楚呵呵笑道:“怎么样?小娃娃,认输了就叫我三声老师,以后啊,见到我绕道走,我严大家也不能和你这小辈一般见识了,就是打压打压你这嚣张的气焰,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什么叫做地!什么叫做五谷杂粮,什么叫做没有那金刚钻你别揽下那瓷器活……”

    众人一听一阵摇头,心想这都是哪跟哪啊?根本就不挨着啊,你身为严大家,一代学者,别跟着小孩儿一般见识啊!

    而孙副局长则一脸苦笑。

    严大家跐溜的喝了口茶水,随即说上瘾了,又冲陈楚红光满面的呵呵笑道:“咳咳,有位伟大的母亲说的好啊,没有那卤水你就别开那豆腐坊,没有那针头线脑,你就别去给人家缝补衣裳……”

    众人一愣,都问道:“严大家,哪位伟大的母亲说的?”

    严大家呵呵笑道:“我妈……”

    众人一阵汗颜,想笑不敢笑,下面的学生则笑了。

    而此时陈楚已经推算出一百五十八步了,终于又了破解之法,而他拥有玉扳指记忆力却是惊人。

    而亦是感悟了这棋道的奥妙,真不亚于一场战役了。

    车马炮闪展腾挪,好不精彩。

    而严大家此人太过于虚荣,浮于表面,所以这摆出来的棋式亦是虚荣浮夸的狠了,在很多的地方,根本无需用棋子了。

    而他亦是加上了好多棋子,陈楚随即又退出了五十步,一共二百零八步,感觉严大家如果再睿智一点,还能把这棋式更弄得深奥一些的了。

    陈楚不知不觉间,额头已经渗透了汗水,用袖子擦了擦。

    此时,公主韩雪趴着窗户也看着,她根本上不上课没人管的主,见很多人都从椅子上凑过去看热闹。

    她也跟着凑过去了。

    挺着鼻子,趁着脖子,随即推了推一个学生,把人家的椅子搬过来站到上面抻着脖子去看。

    那学生一见是公主也不敢言语。

    此时老师也在看热闹,一时间都背着棋式吸引住了了。

    陈楚琢磨到二百零八步的时候正好听到了严大家那句他妈说的话。

    心里冷笑一声,心想好你个严大家啊,整天吆五喝六的,装什么文化人,文明人,你的根还不是一样也是一个农民?不是农民怎么知道这些?整天故弄玄虚的弄些生僻字,骨子里还是离不开泥土的,我呸,你个道貌岸然虚荣的家伙!

    陈楚随即笑道:“严大家,如果我要是把这棋式解开了又若何?”

    “嗯?”严大家一愣,哈哈笑道:“小娃娃,你好大的口气啊,这棋式我不敢说整个天朝都解不开,那也是大半个天朝解不开了……”

    众人一听差点晕过去,心想这严大家真是……。

    “你要是能解开,我严学究二话不说,我跳楼死给你看!”严大家说着话就撸胳膊挽袖子的。

    众人一晕,心想还是别有人解开了,这要出人命了。

    孙副局长忙站起来道:“严大家使不得,这个真使不得!”

    严学究啐了一口道:“陈楚!我使得,今天你解开了,我都马上去跳楼!”

    陈楚一捂脑袋,心想这哪里是什么大家啊,解开了就跳楼,这纯粹是一个老流氓,谁棋式敢解开啊?那不是谋杀了么。

    “换一个!”孙副局长随即说道:“陈楚同学要是解开了,我给你一个保送春城一中的名额,你就是中考考个零蛋,也进入春城一中……”

    哗!

    全班哗然,连公主韩雪都呼出口气,春城一中,全省的重点高中,谁不想去啊,要是能去,家里老爹老妈得乐抽筋儿过去!自己要啥都得给买,老爹老妈还得去亲戚朋友那一顿的吹嘘啥的。

    三中的老师校长也都傻了,心想这是多大的面子啊!恨不得把自己家里的孩子揪着耳朵过来解棋式,不过他们都开不出三五步就看不下去了,太乱了。

    严学究哼哼两声道:“行!陈楚,你要是解开了!我……我管你叫爷爷!这总行了吧!”

    众人又迷糊了,心想严大家真不应该啊,先不说什么大家,就这么大岁数了都不应该这么较真,气出个好歹的咋整。

    陈楚摇摇头道:“韩大家,你挺不容易的,我陈楚不要求别的,只要我陈楚解开了,以后希望你见到我以礼相待,不要纠缠!你这棋式退出一百五十八步,对不对?”

    严大家一愣,随即身体有些发抖,不过暗想,这小子是蒙的。

    “陈楚啊,我这棋式叫做远征西……你懂么?”

    陈楚呼出口气,听张老头儿说过这个事儿。

    这也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儿,却没有怎么正式被记录史册的事儿。

    抗战的时候,天朝的一只远征军,也是近代史上唯一一次去国外打仗还大胜的军队。至于其他的都是政治,政治造就了历史,而历史就是一个小姑娘,嫁给谁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远征军十万装备精良的部队在印缅战役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痛击了倭寇鬼子,扬名世界,证明华夏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但亦是惨胜了,十万人就回来的也就两三万人了。

    而严学究的这个远征西可以说就是在重演那场血与火的战役,不论怎么说,不论政治什么样,而那十万远征军的将士痛击日寇,埋骨他乡没有理由不让人敬仰。

    陈楚呼出口气,冲棋式看出这气势恢宏的,盔明甲亮的场景,到最后却厮杀的七零八落,剩余者孤孤零零……

    不禁亦是有些感触。

    不过棋还是要走的。

    陈楚淡淡道:“严大家,从客观上来说,我对你表示敬意,好吧,我先走第一步……”

    陈楚开始走棋,严大家亦是跟着走。

    两人一来一回,走的很快,但越走到最后,严大家越是呼吸急促,手都有些哆嗦了。

    陈楚啧啧啧的说:“严大家,你的手怎么哆嗦了?”

    “小辈,不用你管!走棋!”

    当走到一百五十八步,严大家走不下去了。

    呼出几口气,浑身发抖,四肢发软,哆哆嗦嗦的像是光着腚在天寒地冻的野地里似的。

    陈楚笑了:“严大家,我就是远征西的军队,你就是倭寇,现在我将,将将将!”

    “你……你……你……”严学究万万没想到他能揣悟到一百零八步,这东西每一步都是千变万化的,没走错一步都有一个不同的结果,就像人生一样,人生何尝又不是一副棋局,每一个选择可能都会改变很多的命运。

    “我……我没输……我没输……”严大家两眼像是无光似的,盯着陈楚:“你……你使诈,你使诈……”

    陈楚叹口气,心想这人,才学是有,棋艺是精,但这心胸太狭隘。

    见陈楚要收拾棋盘,严大家像是患得患失了一样:“不许收!不许收棋盘!我没输,我没输给你!你不许说我输!”

    陈楚笑了,心想妈的,严大家你以为你还是孩子啊,都一把岁数了,以为谁都让着你哪!我呸啊!老子可不能给你脸惯着呢!

    陈楚呵呵笑道:“你没输你走啊!你倒是走啊!你走吧,往前一步是幸福,退后一步是孤独……”

    “陈楚……我……我和你没完!”

    “哎呀!严大家,你和我没完对不对?行啊!那我摆出一个棋式你来走走,你走赢了,算我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