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遂道:“就剩下一个小时了,我就不去坚持了,我还是直接放学吧。”

    王校长呵呵一笑,心想人家孙副局长都仍下话了,不管陈楚中考是个什么狗成绩也一定是保送到春城的第一高中去了,而县中学虽然三千多人,每年中考的学生亦是有一千人以上了,但能到春城的第一高中,寥寥无几,撑死一两个考上去的就不错了,非常难考了,而孙副局长给了一个保送的名额,那陈楚也是三中的成绩了。

    条件自然放宽了,况且两人还一起嫖过娼呢,这感情更是不用说了,嘎嘎的。

    “行,楚兄弟那你就先回家。”

    陈楚下了车,随即走到中华车跟前开车按了按喇叭,算是跟王校长打了个招呼,随即走了。

    王校长撇撇嘴,心想我靠!还有车那!牛叉人物啊。

    一个学生能开车上学,在三中不多的,虽然开的是二手的中华,那也是非常牛叉的了。

    陈楚正琢磨着今晚是回家,还是去王亚楠那里,还是陪韩潇潇一起睡,昨天舔了她的下面,今天要不要……把下面射到她的腚沟子里,或者射进她的嘴里?

    正这么瞎捉摸着,邵晓东打来了电话。

    陈楚喂了一声。

    邵晓东哈哈笑道:“楚哥啊,今天玩的如何啊?爽不爽?”

    陈楚呼出口气:“玩的倒是不错,不过带着避孕套真他妈的没意思,好像糙的不是娘们,糙的是套……”

    邵晓东哈哈笑了:“行了,楚哥,今天我就让你来个内射,和你说,我那位放学了……就是我前段时间干的那个瀚城师范学院的妞儿啊,大二的,嫩草的狠呢,今天啊,我就说你是我的债主,找我逼债来了,就说我欠你五千块钱,然后……干她一把就算还债了……”

    陈楚叹了口气,心想邵晓东真他妈的不是人啊,这馊主意。

    “晓东啊,人家女孩儿对你不错,咱这么干是不是挺不好的啊!”

    邵晓东撇嘴说:“啥不好啊!这娘们其实吧,也是拿我当了个备胎,我是谁啊,知道她叫啥名了之后就让人去学校调查她去了,原来啊,她有一个对象,是一个什么学生会的副主席,她都跟那男的打过一次胎呢!然后那个男的现在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同居了,她就被甩了,应该是作为报复然后和我在一起,现在听说她昨天跟她的前男友又去开房去了,麻痹的,这不是给老子戴绿帽子么,反正咱们大家都是玩了,她既然愿意玩,那么咱们大家就不如在一起玩,人多更麻痹的热闹,你说对不对……”

    陈楚不禁有些凌乱了,心想这都是啥事儿啊?这么乱?要不说都说男人花心,男人乱来……这女人要是乱起来,更是乱的没有一点逻辑了。

    陈楚呼出口气去,感觉小腹下面热乎乎的。

    竟然又有些坚挺了。

    心想不对啊,以前干几次之后都得休息一阵的……

    忽然想起了,今天吃海鲜的视乎,王海江说生蚝是加子弹的,自己吃了十多个,我靠!这玩意儿没准真挺厉害啊。

    而且他还都是生吃的,感觉味道特别好了。

    开车直接来到邵晓东的一个老窝。

    这里比其他的老窝都强了不少,二楼,把就是平的样子,陈楚进来的时候,地上还铺着地毯啥的。

    整的这个干净。

    陈楚笑道:“我是不是还要脱鞋啊!”

    邵晓东咧咧嘴说:“楚哥,这地毯挺贵的,你还是脱了吧……”

    “靠!”陈楚嘀咕了一句,随即脱了鞋,见邵晓东斜坐在沙发上吃着香蕉。

    “今天玩了几个女人的啊楚哥?”邵晓东有一搭无一搭的问着。

    “三中王校长请客的,玩了两个,干了六次……”

    “楚哥牛啊!那个三中校长人不错,虽然是公职,不过挺义气的,那个人挺实交的……”

    “嗯……我也感觉出来了。”

    邵晓东吃完香蕉舒出一口气说:“楚哥,我手下人今天把市医院那伙人的伤势摸清楚了,那个三死三伤,老疤没死,而那不过双目失明了,楚哥够狠,剩下的那两个伤者,唉,也不用担心,大脑受到破坏,已经被宣告脑死亡了……”

    陈楚呼出口气去。

    不知怎的,听到这个消息,他有点内疚。

    邵晓东摇头道:“楚哥,你做的很对,这种人不能让他们留着,你想啊,他们还要轮了韩警花,韩警花多好的人啊,要被上了,那多可惜了,再说了,要被上也应该是楚哥上啊,对吧,被他们轮了,韩警花那人的火爆性格没准能自杀呢,对了,韩警花现在……”

    “嗯……跟我住在那个一楼呢!”

    邵晓东眼睛有点长长的了,不禁挑起大指道:“楚哥厉害啊!牛人啊!那啥……那个一楼太偏僻点了,而且还挺冷的,能住么,要不你们住这得了,你看着供热多好,设施也好……以前我这里小姐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姿色不好的,就去那种地方跟嫖客办事儿,而长的漂亮要价高的,就在这了。”

    陈楚呼出口气:“这不行,太暖和了,我们还得分床睡,你那个地方挺冷的,正好我们可以睡一张床……”

    “呀!”邵晓东一拍脑袋,一副像是要哭的模样说:“不会吧楚哥,你的速度也太快了,就……就这么几天你就把韩警花给拿下了?哎呀,牛啊,这韩警花的脾气是那种烈火的,我感觉我要是追她,连一层的把握都悬了,楚哥你是怎么办到的?”

    陈楚呼出口气:“我还没上手呢,只是因为太冷了,所以住在一张床上,而且各自盖各自的被子,不准越线……”陈楚自然不能说自己用银针把韩潇潇刺晕,然后舔人家下面了,那有点龌龊了。

    不过他自己却是感觉爽的狠了。

    邵晓东揉揉额头道:“楚哥,那可真够你熬的了,不过能跟一个大美人住在一张床上,即使是没发生啥事儿那也是让人羡慕的……正好今天我把那女的给你弄来,你好好爽爽,别憋着,晚上忍不住看着韩警花撸对身体可不好……”

    陈楚哈哈一笑。

    跟邵晓东又谈了几句。

    陈楚想去医院把老疤解决他。

    邵晓东摇头道:“楚哥,这个不需要了,老疤已经那样了,基本上就是废人一个了,而且他出事儿了,马猴子就去过一次,根本尿都不尿他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你说吧,双目失明,而且脸上还有长长的伤疤,而嘴里也没啥线索,现在伤好之后从医院出来,警察估计能直接把他送社会保障院去……”

    “社会保障院?那是什么东西?”陈楚疑惑的问了一句。

    邵晓东呵呵笑道:“就是专门给一些要饭的,还有伤残的人提供住宿吃饭的地方……”

    陈楚挠挠头说:“天朝还有那种地方吗?我咋没听说过?”

    陈楚真没听说过这个,天朝越是繁华的街道要饭的越是多,而且挨家挨户要饭的亦是多了。

    邵晓东叹了口气说:“其实这种地方是不少的,不过上面政策可以,下面落实非常困难了,层层剥削,基本上百分之**十的钱都让他妈的当官的给贪了,给吃了,老百姓实际上得到的实惠还不到一层,反正哪里都这样了,心照不宣了……”

    陈楚点点头,想起今天跟王校长这顿吃喝玩,最少也要花开了个两千多了。

    这笔钱从哪里来的?当然不会是王校长自己掏腰包了,自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了……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这些老师管学生要的什么补课费校长亦是有分成的……

    这时,邵晓东已经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随即那边接通了,邵晓东装作一副伤心的模样说:“莉莉,我……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好,我现在……要死了……你……你出来见我最后一面吧,你不见就真的见不到我了……”

    那边一个女生声音很大的说:“邵晓东,你……你又骗我,上次你说就喜欢我一个人,后来让我发现你和别的女人在床上……”

    “莉莉,我知道我不对,我是混蛋,不过我真的要死了,你可以不来,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获得你的谅解,好吧……再见了,永别了……”

    邵晓东随即挂了电话。

    然后冲陈楚伸出三根手指说道:“1,2,,3……来!”

    那电话倏地响了起来。

    邵晓东眉飞色舞的说:“来了!”

    陈楚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心想这他妈的混小子,就骗女孩儿有一套了,这要是把脑筋用到正地方也一定是个牛叉人了。

    电话响起,那端有些急说道:“你真的不是骗我啊……”

    邵晓东又是发誓,又是拍着胸脯,就跟真的一摸一样。

    白话了一顿,那边挂了电话。

    随即邵晓东说:“她下自习了,估计十五分钟左右到我这,那个……楚哥,你一会儿就装作要揍我,懂不?哎呀,反正她就是个贱人,一会儿跟我处对象,一会儿又跟别人处对象的,都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了,不玩白不玩,反正大家伙一起玩呗,热闹,要不一会儿咱俩玩双飞,你来一把,我来一把,我来一把,你再来一把……”

    陈楚听的都打冷战,心想什么玩意乱糟糟的,他真不相信,邵晓东这个计策能成。

    两人闲扯了十多分钟,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邵晓东把门打开,一个个头一米六五的长发女孩儿走了进来。

    女孩儿很文静的样子,长头发披散着,一阵的有染的发香。

    上身是黑色仿韩的冬衣,现身是黑裤子,黑白相间的平底旅游鞋。

    这裤子像是运动裤,不过陈楚发现,她裤子中间拉链亮晶晶的,小腿儿那样的纤细。

    而没有扎裤腰带,小腰又是那样的细柔,黑色修身,而这女人的身材也太纤柔了。

    转身的时候,小屁股挺挺的,按照陈楚的感觉,这女孩儿应该交往男朋友不久的,因为屁股不是那么太大,却很挺翘,应该是被男人顶的,但顶的时间应该不长,而且力度不是很够……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