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男人都是色的。

    说自己不色的这种人要离他远点了,很可能很危险,没准是色中之魔,或者就是色界的大变态……

    如果都不是,那亦有可能性取向有问题,或者对异性向往的想要变过去。

    不色的男人亦有可能是条件没有达到某种界限的基础,亦或是没有那种色的契机,只要达到了,便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

    陈楚看着莉莉,玲珑窈窕的身材让人欲罢不能。

    那细胳膊,那小细腿,他感觉女人的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细的。

    尤其是小腿部分,在黑色的裤子里显得是那样的纤细,那样的窈窕。

    陈楚有种窒息的感觉,两手张开就要去搂抱莉莉。

    这时,莉莉冷冷的说了句:“等一等……”说着话,两手也不禁推了陈楚一把。

    陈楚一愣,莉莉在小兜里摸出了一个避孕套随即说:“戴上这个,我跟邵晓东也是戴这东西的,还有,你去洗澡,不洗澡别想碰我……”

    莉莉说着话,坐在了床边,黑色长发落在仿韩的服饰上,那黑色窄小修身的韩式服装上面还有几个白色的棒子的字迹。

    裹挟着莉莉这女生的身子那样的柔弱,就像是一个小猫咪,小鸭子一样的让人砰然心动。

    陈楚心想,洗澡就洗澡了,反正冲冲澡就进来。

    他呼出口气,走下床,想要去洗澡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下意识的摸出来,看见一条短信。

    是个陌生号发来的,上面写着:“这种女人不能惯着,下狠手……”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妈的,这肯定是邵晓东发来的了,用生号发的,可能是怕被别人发现了。

    陈楚已经走到了门口,随即看着对他不理不睬的莉莉,又看了看邵晓东的短信……

    心想妈的,这种女生不能惯着?那意思就是让自己霸王硬上弓了……我靠,对了啊,我现在的角色可是扮演的黑社会啊,黑社会又这么窝囊听女人的么……

    陈楚随即猛然往床上一扑,两手已经压住莉莉的肩膀,直接像是饿虎扑食似的,一下就把莉莉压住在了席梦思瘫软的床上。

    莉莉啊的惊叫一声。

    “你……你干什么?无耻……给我滚……滚下去……你不配……”

    我不配?妈的,是你主动进老子房间让老子干的,还说不配?不配尼玛了……

    陈楚随即去解她的衣服。

    莉莉亦是挣扎起来:“晓东……晓东救我……”

    莉莉喊着,而且张嘴要咬陈楚手背。

    陈楚反应快,心想这娘们他妈的属狗的,还要咬人……本来他想亲嘴堵住莉莉的嘴的,但又怕这娘们下狠心把自己嘴咬了,要是咬到自己舌头可就坏菜了……

    陈楚呼出口气,看到床上的枕巾了,遂一把抓住枕巾,堵住了她的嘴。

    莉莉呜呜呜的发出一阵阵声音,要把嘴里的布吐出去。

    不过,她的劲儿跟陈楚的没法比了,两只手腕已经被陈楚抓住了。

    随即按到弹性十足的床上,陈楚整个人的身子压住她曼妙的苗条的身子,嘴巴就开始在她白嫩的脖颈上啃了起来。

    啃了几口,莉莉亦是在不停的挣扎,随即陈楚感觉嘴上一股湿润的水流,见莉莉已经哭的眼泪像是一条小河似的。

    心想妈的,不会出啥事儿吧。

    莉莉毕竟劲儿小,挣扎一会儿没多少力气了,小细胳膊小细腿的,干巴的没啥劲儿,陈楚两只手抓住她的两只细胳膊,随后压住了。

    感觉手机又在振动,点开见还是邵晓东的短信,那意思是让他再狠点,学学金星那样,再不直接插进去女人就老实了。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自己虽然玩了不少女人了,但是这玩女人的经验跟技巧要是跟邵晓东还有金星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了。

    邵晓东是花言巧语的骗,不过该出手的时候也出手打女人,金星就更不用说了。但陈楚不的,看这么柔弱的女人,他可舍不得打,要是亲几口多好了。

    陈楚心想邵晓东最后的一句话是对的,先别来前奏了,只要把自己的下面的东西插进丽丽的圈里去,这女生就老实了。

    陈楚随即一手给丽丽解衣服,她的服装是放韩服装的,比较好解开,一个大拉锁,往下一拉,就看见里面同样的黑色的小背心了。

    此时,莉莉忽的用力,把嘴里的布吐了出去。两眼死死的瞪着陈楚:“你放开我……不然我……”

    陈楚哼了一声道:“放开你?行啊,这可是你说的,我现在就放开你,然后邵晓东一条胳膊今天必须留下……”

    “你……”莉莉咬了咬牙,不说话了。

    “呵呵……”陈楚笑了笑,见这女生不挣扎了,一口堵住了她红红的嘴,亲了几口,她也不动,要把舌头伸进她嘴里的时候,莉莉却是牙齿咬的紧紧的。

    陈楚心想这女的就是欠干啊,等自己把她干了以后就老实了。

    随即把她翻了个身,莉莉闷哼一声。

    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人用嘴巴拱了拱。

    她刚回过头去,而陈楚已经拽着她的脚踝,把她的下半身拽到了床下,她上半身还在床上,而她的腰间已经被陈楚抓住,瘦版的裤子的拉链已经被陈楚解开。

    随即陈楚两手抓住她的黑裤子,刷的往下一拽,黑色裤子连同里面的黑色毛裤加上粉红色的有些半透明的内裤一起被陈楚拽了下来。

    而莉莉细细的小腿,柔嫩挺翘的小白屁股亦是展露了出来。

    这女人有些瘦,但不是那种没有肉的瘦,而是那种书上说的苗条的女人了,书中总是说什么美女纤纤……而纤纤美女并不是那种瘦的,而是那种骨头比较细,因为骨头细,显得人苗条而纤纤,但肉还是白嫩匀称的,细长的骨头让这种女人的小腿儿细长,身材亦是秀颀,看上去又是那样的苗条,那样的身材匀称合体。

    这种女人一般多在南方一带,当然不是那种云南……而是像是江南那种鱼米之乡了。

    那种地方的妹子细骨比较多……

    以前张老头儿给陈楚讲过各个地方的妹子的好处。

    不过那时候陈楚还在迷恋刘翠的小麦色的大屁股的时候了,自然不信了,不过现在他有些信了,这个莉莉一定是外省的人了。

    一个地域的美女亦是不同的,东北的身材高,大屁股,h市,还有y市的那边天气比较冷,而且和俄罗斯接壤,血统有些混搭,但那边的女人却是白白的,个高高的,身材好好的……

    但是外省很多南方的女米之乡的女人却是小鸟依人,肤质吹弹击破,杨柳细腰,樱桃小口,亦是又另一番让人**顿足的味道了。

    各种滋味,各种地域的女人亦是不同,一方水土一方人,很像各地的小吃,麻辣酸甜的,其实都是好吃至极的了。

    陈楚随即问道:“莉莉,你是哪里的人啊!”

    不过回答他的只是一个字:“滚……”

    陈楚心想你妈蛋的,老子问你,你就这么回答啊!

    不禁手下用力往下狠狠一拽。

    莉莉啊的一声,她本来挣扎着不让陈楚给她往下扒裤子的,不过被陈楚这狠狠的一下,内裤都给撕破了。裤子直接被脱了下去,她两只细腿乱蹬,陈楚手往后倒动了几下,把她的裤子全脱掉了,随即看到她下身光着腚,那白嫩的小屁股雪白雪白的,不大,但却是那样的嫩,像是刚出锅的小水豆腐似的。

    陈楚真想啃几口。

    不过莉莉裤子被脱光,马上抓被子要盖在屁股上,而且整个人要逃走的样子。

    陈楚随即手按住她的头,把被子给她撤掉,两腿分开她的两条细细的白嫩的腿,接着解开裤带,掏出下面。

    莉莉感到有个大东西在她的屁股附近磨蹭起来,忙叫道:“不要啊……”

    陈楚吓了一跳,这莉莉嗓子太好了。

    忙抓住枕头,这枕头软绵绵的,忙把一角塞进莉莉的嘴里。

    莉莉嘴里含着枕头的一角,想要吐出去,不过已经被陈楚按住头,随即嘴里含着枕头已经被压住在床上了。

    她两只小手往后打,不过打不着什么,两只小脚丫也来回的踢打,不过这一点用都没有。陈楚已算是老手了,不再像是小初哥那样的找不到女人的洞口。

    下面的东西虽然粗,不过顶了顶,在莉莉呜呜呜的呻吟和哭声当中,陈楚终于慢慢的顶进她的洞口。

    莉莉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视着,狠狠的盯着墙壁的一角,心里痛苦的喊着不要,不过意识中亦是知道完了,自己要被攻陷了,那只大东西要进去了,而且……而且还没戴避孕套……

    莉莉原本以为陈楚要是戴上避孕套的话,那顶多被他干了,算是干套,毕竟人两人的私处的**没有结合,但这次不一样的了,是实实在在的真枪实弹,真空上阵了。

    陈楚感到一阵的紧,虽然邵晓东下面也不小,但是跟他的还是没法比了。

    陈楚眼睛盯着莉莉的白嫩的小屁股,两条大腿把她的腿分的打开,莉莉被压在床上,而被陈楚插入了一个头的时候,她更加的挣扎起来。

    陈楚感觉他的下面被狭窄的肉壁夹着的一阵的紧绷,似乎下一秒要被夹断了一样。

    接着,他狠了狠心,屁股用力往前一送,下面像是顶门棍一样,狠狠的一桶。

    呲呲的两声,莉莉发出呜呜的叫唤,而陈楚亦是闷哼一声,下面干进去了。

    随即啪啪的开始来回抽出进去,看着自己在莉莉小屁股下面的洞口里抽抽进进的,陈楚舒服的浑身发抖。

    手不禁松开了莉莉的头,心想老子已经干进去了,反正你都是被干了,压着你没有用了。

    陈楚一撅一撅的狠狠的往莉莉洞洞里面干着。

    莉莉浑身亦是一撅一撅的被干的像是海浪似的往前涌。

    她被松开了,嘴里也吐出了白色的枕头一脚。

    随即她长发顺着两边的肩头滑落到腮边。

    两只手平展的伸到前面。

    她脸上亦是又泪花涌动,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陈楚的手在捏着她的两瓣娇嫩的屁股,时而又抚摸着她洁白的玉背,而他两眼也是眯缝着,一边干着她下面的**,一边舒服的发出阵阵的爽的呻吟声。

    莉莉只是压抑的嗯嗯的呻吟,被邵晓东干的时候她也是不戴套的。

    而且**声很大,不过她讨厌陈楚,不想被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糙**。

    不过陈楚长长的下面干的她实在忍不住了。

    咬着嘴唇,在一浪一浪的冲击中,终于受不了的发出压抑的啊的一声长长的婉转如同百灵鸟清脆般的**声……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