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啧啧啧啧啧……”陈楚不禁啧啧出声。

    韩潇潇不禁一皱眉说道:“陈楚你啥意思?啧啧啧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对我很不满啊?”

    “咳咳……没,没不满,不过韩大jǐng官啊,你说我也不是那个烤串的师傅,我让人多刷就多刷啊,那辣油不要钱啊?辣椒也是很贵的呢……”

    “陈楚!”韩潇潇喝了一声,随即发现在上班,马上又咳咳低声道:“陈楚啊,你态度怎么这么不端正啊?我让你让烤串师傅多给我放点辣油咋的了?你多说一句话能累死啊还是能得罪人?我就发现你好像总是跟我对着干呢!什么意思?”

    “咳咳……韩大jǐng官,我要是跟你对着干,就不去接你,不去给你买烤翅了,你不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刁钻,越来越苛刻,越来越蛮不讲道理了么?”

    “哎呦喂,我让你帮我买个烤翅,让你让师傅多给我刷点辣油就不讲道理了?我现在虽然花你点钱,不是因为我现在没钱么?我要是有钱我稀得花你的臭钱啊!满身铜臭味,一天抠唆的要命!反正我跟你说了,给我多刷点辣油,我要辣辣的感觉,反正你自己照亮办,要是敢不照是我说的做……哼哼……”韩潇潇像是小人得志的哼哼两声。

    陈楚笑道:“要不就把少爷放出来报复我对?你也就会这种下三滥的以权谋私了,嗯……不过你赢了,我多多的给你刷辣油,辣死你……”

    陈楚挂了电话,呼出口气,感觉韩潇潇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了,好像跟自己混熟了似的,不像以往那样冷冰冰的,而且刁蛮,任xìng,大小姐的脾气越来越展现出来了。

    不过他又感觉这种脾气,任xìng的又是那样的可爱。

    心里有种痒痒的喜欢的感觉。

    随即发动中华车,去给这娘们买烤翅去了,心想妈的哪卖啊?平时不注意的时候大街上都是卖烧烤的,烤翅啥的,现在想买了,偏偏还找不到了……缺德的烤串的……

    ……

    陈楚走了,邵晓东呼出口气。

    脱光了身体,去冲了个澡,随后走进卧室的时候,发现莉莉还在那躺着,像是还在回味。

    “去洗洗,然后睡觉……”邵晓东拍了拍她的白屁股,看上面都被陈楚干的红了。

    心想这他妈的陈楚真是畜生,太猛了。

    莉莉慢悠悠的醒转过来,看着邵晓东赤身**的,好像一下不适应了起来。

    像是刚从还沉寂在美梦当中,而一下被人惊醒了一样了。

    随即回过神来,像是两人第一次裸身相对一样,披了个床单,然后有些撇着腿的走进了浴室。

    刚从被陈楚把她两条大腿压的生痛,撞击的也是生痛,走路都有些不自然,像是x腿似的了。

    邵晓东笑道:“就咱俩你还围着什么床单啊?”

    莉莉没说话,进去清晰了一阵,温热的水流顺着她白白的身子四溢的流淌着,莉莉深呼吸几口气,闭上眼。

    把修长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的下面,从毛茸茸之地直接伸到了洞口里面,顺着手指跟水流,里面还有陈楚遗留的不少的液体慢慢的滑了出来,随后从温热的水流慢慢的流到了下面,流进了下水道里去。

    莉莉闭着眼,像是在这水注当中享受一般,一手抠着下面,而另外一只手禁不住揉起了自己的nǎi。

    眼前仿若又浮现出陈楚干她的情景。

    忍不住低低的竟然想要呻吟出声似的。

    倏地,她醒悟了过来,自己这是在洗澡,而刚才跟陈楚的办事儿已经过去了,自己是为了救邵晓东才跟那个小子做那种事儿的……不过……

    莉莉忽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想要做那个小子的女人,一种被征服的感觉像是小受一样的刺激着她全身,刺激着她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每一个感觉神经,似乎感觉自己已经是那个男人的女人了,而且好幸福,好幸福……

    她感觉自己被征服了,而且她也屈服了。

    那种小受的感觉就像是二战之后,鬼子被米国打的服服帖帖淡淡,最后整个rì本全被米国占据,而且服服帖帖的自己宣称脱亚入欧,自己不是亚洲人,而是西方人,这亦是一种被揍的服帖,直到现在还是小受一样的在米国面前跟摇尾巴狗一样,小受之国,只要把他揍的狠了,他就甘愿被cāo,就怕打的不狠,他会始终汪汪汪的去咬人……

    ……

    莉莉亦是这种被干的服服帖帖的心里。

    浑身爽透了,像是整个人被那长东西穿了糖葫芦了。

    从头顶一直爽到了脚底,整个人的骨头像是被顶散了,随后又重新的被拼凑起来。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堆散乱的积木,稀里哗啦的,以前只是随意拼凑的一个人形,而这个人形亦是被陈楚彻底的打败击碎了。

    亦是被彻底的,在**上的征服,灵魂上的享受……

    呼……

    莉莉吐出口气,感觉洗的差不多了,拧上了喷头。

    随即身子披着浴巾走进卧室,开始拿起内裤要穿。

    邵晓东一愣,忙抱住莉莉亲热的说道:“宝贝,你真漂亮,今天谢谢你,是你救了我……宝贝我发誓照顾你一生一世……”

    莉莉淡淡的把他的手挪开,再看邵晓东那张英俊的面庞的时候,面sè极为的冷静亦是冷淡了。

    “晓东……你别这样……这次,这次本来我也是来和你说再见的,我们……我们不合适……”

    邵晓东呼出去口气,心想这娘们怎么了?刚才还为了自己宁愿委身陈楚呢!这才一会儿怎么就变了啊?

    “莉莉……我知道刚才你受委屈了……那个……明天呀,明天你想吃啥,咱们去吃海鲜好不好?就上次咱去的那个……那个dl海鲜城,你最喜欢生吃虾了,你们海边的女孩儿都爱吃那一口了……唔,对了,我昨天还看见一款不错的衣服……”

    “唉……晓东,我以后不想再跟你出去了。”莉莉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到邵晓东的那张英俊的脸庞,总是没有感觉。

    其实邵晓东很帅,那种韩版的花样美男了。

    不过莉莉此时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剑眉星目的男人,虽然年岁不大,不过那眸子中却透出一股子执着还有勇气。

    并且,那冲击力,爆发力亦是惊人。

    她忽然感觉……男人……应该是力量的一种诠释,男人就应该有力量,有力量保护女人,也有力量让女人得到想要的幸福。

    邵晓东这样的,是不错……不过却是花瓶一样的男人,她忽然觉得就像是很多男人选择花瓶一样的女人一样,花瓶永远是花瓶,美丽且容易碎掉。

    而且,她亦是感觉,力量的男人才是她想要的,她一时间对男人的美有了另外的一种注解与诠释……

    “晓东……我是认真的,这次我帮你……我不图回报,算是你我缘分的一个终结……对了,我问一下,刚才你的……管你要债的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你应该有他的电话?”

    嗯?

    邵晓东微微错愕。

    “咳咳……有他的电话,你问这个干什么?”

    “嗯,就是想问问,干了我的男人我想留个电话不行么?你不会不给我?”

    呵呵……邵晓东眼睛转了转,像是明白了什么。

    心想,好你个潘金莲啊!我武大郎还没死呢,你不禁勾搭你们学生会的主席西门庆,还他妈的惦记陈楚这个武松啊!不过你可小心点,陈楚那家伙别糙死你……

    “咳咳……”邵晓东说了一串数字,随后抱着莉莉又啃又咬的。

    莉莉直接推开他,开始窸窸窣窣的穿衣服了。

    随即一身黑衣的莉莉甩了甩头发,邵晓东下面邦邦硬的看着她,慢慢的推开门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邵晓东想把莉莉拽回来抽过去两嘴巴硬上了她,不过感觉自己那么做理亏,自己刚才自演自导的一出戏便欠了她一个人情。再说,这娘们显然看上陈楚了,以后没准还能再见面,这样硬来不好了。

    邵晓东呼出口气,想了想,不禁笑了,自己还缺女人么。

    随即打出两个电话,不多时,两个新下水不长时间的高中生还背着书包来了。

    进门就撒娇的喊晓东哥,邵晓东亦是左拥右抱的……

    ……

    莉莉走出了门。

    念叨着陈楚的电话号,随即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她心里跳的很厉害。

    脸不知不觉的亦是有些红了。

    嘟嘟嘟的几声之后,陈楚接了电话。

    “喂,哪位?”

    “是……是陈楚对……我……我是,咳咳……我是莉莉,徐莉莉……我们……我们刚才……”

    “哦,莉莉啊,呵呵,你……你身体不舒服么?”

    “不,不是,我……我想说,我和邵晓东分手了……我……你,你,你明天能……”徐莉莉咬了咬嘴唇。

    “我明天想见你。”

    陈楚挠挠头,心想见我?干啥?被自己糙了,然后想找几个社会人报复我?报jǐng不可能,你自己自愿的,再说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她毕业证是别想要了,基本上可以说毁了她一生了。

    报jǐng不敢的,如果是找人收拾自己?我靠……老子还怕人收拾吗?

    “嗯……好,今天我有点事儿还真见不了你,明天,咱约个时间,吃个饭,咱这么认识也算缘分对?要不天大地大的这辈子也遇不见的……”

    嗯……

    莉莉点了点头:“是,是缘分……”她也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

    脸红的有些发烫,心想自己这算啥?被人糙过瘾了?糙爽了?还是有被虐,被强暴的倾向……徐莉莉又跟陈楚说了几句,随即挂了电话,心里像是有头小鹿似的撞来撞去的了……

    陈楚拐来拐去的,还真在一个胡同那碰到了烤鸡翅的。

    样子还不错,心想韩潇潇这个兽,吃什么不好?偏偏还要吃鸡翅!她nǎinǎi个大腿的,碰到了好多烤串的,都不烤鸡翅。

    陈楚随即像是跟鸡翅有仇似的。

    冲那个烤串师傅说:“师傅,要五个鸡翅,辣椒给我往死里放!辣油给我往死里刷,能让人吃一个就能辣死,能辣的拉屎屁眼都疼的那种……”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