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那烤串师傅一听都咧嘴了。

    “小伙子啊,那……那样的还能吃了么?干脆别烤串了,直接吃辣椒面得了……”

    陈楚哈哈笑道:“对了,就是那种感觉,师傅你就玩死里加辣椒……”

    “唉,小伙啊,不是我不加,而是那样真没法吃了,行啊,我给你加,不过你这么干得每串多收你两毛辣椒钱……”

    陈楚点点头,随即又摇头说:“别的了,还是多给一个鸡翅加辣椒,往死里加,另外几个正常多加辣椒就行了……”

    陈楚忽然想这么对韩潇潇有些不好,人家这女孩儿还是蛮漂亮的,对付漂亮女生这样,他忽的有些不忍心了。

    烤鸡翅是个慢活了,尤其是大冬天的,这炭火不如夏天旺盛了,不过这边亦是喜欢吃烧烤,即便是大冬天的亦是喜欢哥们几个几瓶啤酒,来点羊肉串啥的吃喝一顿了。

    烤了十多分钟,鸡翅好了,装进袋子里,陈楚又买了一瓶矿泉水,随后把那只抹了最多辣椒的鸡翅也是最最肥嫩的,上面都是一堆辣椒末子了。

    把这个鸡翅亦是放在最上面了。

    随后开车喜滋滋的去jǐng局了。

    正常公安局五点半下班了,不过jǐng察的手机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天天放火,夜夜防贼的。其实做哪一行都不容易,最难得的也最不容易得到的便是理解了。

    陈楚把付了钱,看了看时间才五点十五分,等绕了两个弯子到了jǐng局的时候才五点二十。

    这时,jǐng局两边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冬天rì短夜长的,天亦是黑下去的快了。

    而jǐng局的里面亦是亮起了许多的灯光,八层的大楼灯火通明,从明亮的玻璃窗子可以看到里面一些忙碌着的jǐng察的身影。

    而在jǐng局的大厅,一个窈窕身影已经站立在那里,身材高挑,一身笔挺的jǐng服。

    随即,在她一张秀美的还带着一些英气的脸庞上闪出了一丝的惊喜。

    见到陈楚的中华车停在了jǐng局的大门口,韩潇潇像是似的飞也似的从正厅朝大门冲过去,就像是要抓犯罪分子似的。

    陈楚咧咧嘴,韩潇潇百米冲刺般的跑了过来,胸前的一对大nǎi在笔挺的jǐng服的包裹下鼓鼓囊囊的,跑到陈楚车前面停下。

    呼哧呼哧的喘息了几口粗气,随即摘掉手套,拉开陈楚的车门坐进副驾驶,随即伸出细长白嫩如葱般的柔荑霸道的说道:“拿来!”

    “什么?”

    “哎呦喂!臭小子你还敢装蒜!鸡翅!拿来!快点!少啰嗦!你再装不知道,小心我揍你!”

    韩潇潇说着话还挥舞着白白的小拳头。

    陈楚呵呵笑道:“哎呀,好像真忘了!”

    啊?

    韩潇潇大眼睛一瞪,愤愤然道:“陈楚!你……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敢不给我买鸡翅?好啊!嗯?不对……我闻到了,是鸡翅的味道……死小子你藏在哪了?”

    韩潇潇鼻子嗅了嗅,随即抓住陈楚的脖领子开始摇晃。

    陈楚呵呵呵的笑了。

    “行了,行了,别抓我了,我给你拿……”

    陈楚随即解开衣服扣子,从胸口处拿出一个塑料袋,嘿嘿笑了笑:“看,还热乎着呢……”

    韩潇潇嘴一撇,随即咬咬嘴唇,似乎有点小感动。

    不过转眼就被鸡翅给吸引过去了。

    撕开了塑料袋。

    陈楚皱眉道:“大姐啊,那塑料袋的扣子是活的,可以解开,你为啥要撕开啊……”

    “我乐意!不行啊!”

    “你太暴力了……”

    “你管我呢!把里面的灯打开……”

    陈楚把车里小灯打开了。

    韩潇潇第一眼就看见最上面的那个最最肥嫩的鸡翅了,当下也没细看上面多少辣椒,直接拿起了就狠狠咬了一口。

    陈楚呵呵笑道:“韩大jǐng官,现在才五点二十啊,你咋能提前下班呢!这不是违反jǐng队的纪律么……”

    “切!我乐意,你管我呢……唔……”韩潇潇嘴里呜呜的发出声音说着话,不过停了两秒钟,韩潇潇表情像是定格了在那里似的。

    嘴里像是着了火似的,噗噗的两口把鸡翅肉都吐了出来。

    “陈楚!你这个王八蛋!你放了多少辣椒啊!混蛋!水……我要喝水……”韩潇潇急的要拉开车门下车,陈楚已经拧开了一瓶矿泉水递过去了。

    韩潇潇手里还没扔掉鸡翅,一手接过矿泉水这顿喝。

    大半瓶矿泉水下肚了。

    韩潇潇这才醒悟过来。

    不禁看着陈楚一阵的委屈。

    还抽噎了两声说:“陈楚,我就不是让你跑跑腿帮我买买鸡翅么?我就是忽然想吃这个东西了,再说了,我现在是没钱了,是在你那蹭吃蹭喝,蹭住的,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对我啊!我又没说不还你钱……”

    陈楚叹了口气。

    随即说道:“嗯……好像还真是我不对,嗯好,那你也这么说了,我就找笔跟纸记一下,今天是五个鸡翅……”

    陈楚还真摸出笔跟纸在上面写着……昨天吃饭开销是……还有打车钱,房租,水电,伙食费,我算算……

    “陈楚!你算个屁啊!”韩潇潇抓过那张纸给撕了。“你这个小气鬼,在我身上花点钱能死啊!我韩潇潇咋说也算是个jǐng花啊,我就是不乐意,要是愿意的,排着队的男人给我花钱呢!花你的钱算是瞧得起你!咦?第二个鸡翅好像没那么多辣椒啊……”

    陈楚笑道:“放心吃,就那一个鸡翅辣椒多,嘿嘿……”

    “混蛋!你就损去你!保佑你一辈子没女人喜欢……”

    韩潇潇把手里的鸡翅扔了,开吃剩下的鸡翅。

    陈楚随即问:“韩大jǐng官啊,那你说那么多男人愿意为你花钱,你咋不接受啊?”

    “废话,吃了人家的最短,他们的意思我还能不明白?就是想跟我做男女朋友的,我才不会答应他们呢,所以不用他们给我花钱……”

    陈楚想了想嘿嘿笑问道:“那……那你吃我买的鸡翅,我给你花钱,是不是你就答应我了,我们以后做男女朋友?”

    “啥?哈哈哈……”韩潇潇笑的前仰后合的,还咳咳的咳嗽。

    拍了拍陈楚肩膀道:“你就死了这条心,你才多大啊!户口改了,能瞒得过别人,你瞒不住我,你才十六,我都二十了,咱俩差四岁呢!所以啊,咱俩根本没可能……所以我就不用担心了,而且你这么点可能都没发育呢……”

    陈楚差点呛了,心想你才没发育呢,老子不知道干了多少女人了,还把你下面毛都舔了呢。

    不禁下面有点硬了。

    韩潇潇吃着鸡翅,拍了拍陈楚肩膀道:“哎呀,别说了小弟弟,咱赶紧去吃手抓羊肉去,你答应我的……”

    “唉,以后要是有你这样的一个老婆能把我吃穷了!还好你不是。”陈楚踩了一脚油门,朝那个蒙古人开的饭店而去。

    韩潇潇则撇嘴:“小子,做梦你,我要是做你老婆,你得乐死,上哪找我这么漂亮还通情达理的媳妇去啊!切!”

    陈楚感觉韩潇潇漂亮那是没的说,不过通情达理?还是算了,这样货除了漂亮感觉不到别的优点在哪里了。不过也就是这个漂亮可以胜过其他一万条的理由了。

    手把肉陈楚也没吃过,以前在家的时候基本上很少吃肉的。

    2000年的农村,不夸张的说很少有人家一个星期吃一次肉的,天天吃肉更别想了,上顿土豆,下顿白菜。

    秋天的时候土豆都储藏几百上千斤,然后白菜萝卜也是储存好几百斤,一家人一冬天才就是吃这个了。

    上顿白菜,下蹲土豆,再不就是萝卜,过年基本上杀年猪是有的,不过可不是说自己一家人在吃。

    基本上大半个猪都卖肉了,自己家里留下一部分自己吃。和什么媒体上报道的亦是有很大的出入。直到现在,很多地方贫困地区亦然有这种情况,虽然少了很多,不过报道现在人均一个月收入4000多块钱的工资纯粹你麻痹的扯犊子……是不是他妈的贪官太多了贪污的钱都均摊老百姓头上了?他妈蛋的一群孙子……

    ……

    这一顿手抓肉花了四十多块钱。

    看着挺能吃的,不过这蒙古的做法亦不是想象的那样了。

    虽然都是蒙古风味的,但正是这蒙古风味其他人才受不了。

    蒙古人正中的手抓肉比较疝,就是羊的那种疝气的味道很重了。

    一般人吃不惯,而且很油腻。

    韩潇潇信誓旦旦的要吃掉半只羊。

    接过吃了几口这手抓羊肉就有些顶住了,而且还是沾着辣酱吃的。

    陈楚虽然吃了不少,不过这一大盘手抓肉还是剩下不少了。

    蒙古人实惠(现在很难说了),饭店不藏jiān,大块羊肉,大口的羊nǎi酒。

    韩潇潇听着羊nǎi酒是挺馋的,喝了一口就不行了。

    度数高不说,而且疝气一样很重了。

    陈楚说道:“大姐,这一杯酒五块钱哪!”

    “哎呀!看你那抠搜的样,我喝了还不行么……真是的……”韩潇潇咕噜噜的都喝光了。

    陈楚也捏着鼻子喝了。

    不过喝完之后,陈楚感觉不错,心想这就像是很多人喜欢吃臭豆腐一样,虽然很丑,但是习惯了就爱喝了。

    比如说喝咖啡亦是同样的道理了,和习惯了就喜欢了。

    呼呼……陈楚往外扇了扇风,韩潇潇吃的都有些要吐了。

    实在不行了。

    推了推手抓肉说道:“陈楚啊,你让这肉离我远点,我现在想要清真……我要吃点蔬菜……”

    陈楚心里笑,心想你吃个屁啊还吃,不算那个最辣的扔掉的鸡翅,剩下的四个鸡翅膀都让你给干掉了。这小妞儿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胃口了。

    随即陈楚笑笑说:“那啥,我给你来一只烤全羊……”

    “不……不要了……给你省点钱……”韩潇潇被这羊肉味疝的不行了,一听烤全羊差点吐了。这东西别看羊汤可以喝,而这正宗的手抓羊肉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也有的人天生就能吃这个了。

    “呵呵……韩大jǐng官你不用给我省钱,为了你我就买一只羊……”

    “切!有本事你过两天再买……你个土地主,咳咳……咱撤……”

    陈楚随即喊了一声打包。

    韩潇潇笑了:“陈楚,你能不能别丢人了,跟女孩儿出来打包磕碜不磕碜啊!真是的……”

    “切!浪费才磕碜呢!”

    陈楚已经看出来了,韩潇潇脸蛋儿又红扑扑的了,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心想这娘们又是喝多了。

    这家伙一瓶啤酒的量,不是说只能喝一瓶啤酒,而是喝一瓶啤酒就倒。

    不这样,自己也不能占了她的便宜了。

    还好,这丫头把自己当成小屁孩儿没成年,如果不是这样也不能跟自己走的这么近,而且还跑一个屋里,一个床上睡觉去了。看来岁数小点也有很多好处的……

    陈楚看着她摇摇yù坠的样子,心想今天晚上是不是又能爽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