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包好了打包的手抓羊肉。

    韩潇潇被这一杯羊nǎi酒给弄的迷迷糊糊的了。

    蒙古人这一杯酒不是一小杯了,一杯一般都是半斤的量。

    而韩潇潇这一杯酒已经很少了,不过也有将近三两了。

    而且这东西度数还高,这三两酒一般人脑袋都有点晕,何况韩潇潇这个一杯倒。

    蒙古有很多的风俗,亦是好客。

    去蒙古一下马便有一杯酒叫做下马酒,一杯酒端过去,半斤多。一般是一口喝完。

    有的人喝完了随后一屁股就躺下了。

    不过,没关系,蒙古人不在乎这个,会冲这样的人挑大指,说这样的人实在。

    相反,推三阻四的人被蒙古人鄙视,瞧不起,认定这人亦是瞧不起蒙古人,弄不好会揍人的……

    陈楚家的小杨树村,离着内蒙只有百八十里的了,对这些风俗有点了解。

    打包好了东西,给了钱,一手扶着韩潇潇,晃晃悠悠的出来了。

    两人上了车,韩潇潇坐到了后面,只是这家伙坐在前面摇摇晃晃的,陈楚怕没法看路,在后面座位上直接她就倒下了。

    韩潇潇躺在后面,随即把jǐng帽也扔到座位上了,头发有点乱的,眯缝着狭长美丽的大眼睛看着陈楚说道:“你……你为什么不开车?开车啊,咱回家啊!”

    韩潇潇叫嚣着。

    陈楚呼出口气道:“大姐,你就别吵了,消停待一会儿,你没见到前面有交jǐng的车啊,等他们的车远了,我再开车回家。”

    “为啥?”韩潇潇嘟着嘴,醉眼惺忪的看着陈楚。

    “呼呼……咱俩都喝酒了,要是让交jǐng逮住了,今天咱是不用回去了,直接去交jǐng队喝茶去,车还得给我扣了呢!还得扣分……你这个傻丫头……”

    “好啊!陈楚……”韩潇潇伸出细长的指头指着陈楚说道:“你想逃避交jǐng的责罚对不对?好啊,你敢犯法?看我不举报你!我举报你……嗯……我打114,然后查询交jǐng电话!然后我让交jǐng抓你,让你犯法,喝酒开车……”

    陈楚倒吸了口气,见韩潇潇真摸出电话要拨出去。

    忙回头抢她的电话。

    韩潇潇笑嘻嘻的,在后面晃着身子不给陈楚电话。

    而且这114还真拨出去了。

    韩潇潇呵呵笑着说:“114啊!我查询交jǐng支队的电话……哈哈,有人酒后开车……我要举报……哈哈……”

    疯了!陈楚过去按住了韩潇潇肩膀,硬是把她手上的手机夺了下来。

    “你……你敢抢我手机?”

    “嗯!必须抢!”陈楚说着,又摸到了韩潇潇腰上,随即把她的手枪也从枪套上拽了下来。

    陈楚呼出口气,心里这次才放心了。

    心想这娘们,要是喝多了,别给自己后脑勺来一枪。自己不明不白的请人家吃了一顿蒙古正中的手抓肉还被干掉了,那到了yīn间也得冤死了。

    陈楚在马猴子老爹那抢了两把枪了,而都在严子那里。

    但对枪亦是不算陌生了。

    把枪收好了,见交jǐng的车已经开的没影了,陈楚这才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开动了。

    他挑了一些偏僻的小路走。

    绕了一个弯子,终于到了瀚城东边的算是郊区之地了。

    他现在的临时住所就在这里了。

    随即停下车,回头见韩潇潇已经睡的呼呼的了。

    便伸手去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儿。

    韩潇潇下意识挥挥手,乌拉乌拉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陈楚摇摇头,打开车门,先进了一楼,随后回来,把韩潇潇抱下了车。

    看着韩潇潇个挺高的,其实并不太重了。

    陈楚抱着她进了小房间,放在床上,看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

    随即他先到大房间,给家里还有柳冰冰王亚楠这些人打了个电话,老爹在家没啥事,就是呆着了,说现在电视收台多了,以前收一个频道,现在能收两个台了,正在看着了。

    而柳冰冰接电话的时候,旁边有班晓雪在,嘴里没说出什么太思念的话,不过亦是流露出想要陈楚去陪陪她了。

    陈楚心想去见你就忍不住要干,这一干难保不把孩子干掉了。

    陈楚骨子里还是有些传统了,不敢想象那些大学生,还有很多未婚先育的男女霹雳啪嚓的打胎,那是自己的亲骨肉了,不是石头子,不是小猫小狗,说不要就不要,说扔掉就扔掉。

    又不是找不到孩子他爹,哪能下去那样的狠心了,即使是小猫小狗也没有那么狠心说仍就扔的了。

    陈楚呼出口气,便说自己要去,影响她学习之类的。而柳冰冰还真想考研,说了一阵亦是挂了电话。

    而王亚楠便sāo的不行了,说要陈楚去,还是她下面好了不少了……

    陈楚笑道:“行了,宝贝,明天下午我去上班,上午我去三中上课……”

    王亚楠冷笑道:“呸啊!陈楚,你少在这里跟我装蒜,这两天我就没见到你人影,今天我也去三中接你放学了,根本就没人,你这小子不一定去哪里跟小sāo狐狸jīng鬼混呢……”

    “宝贝,没有,你这么sāo,我还能看上谁啊?要是比sāo,你说第二,谁干当这个第一……”

    “我呸啊!陈楚,老娘白让你玩,白让你干,你还说我sāo,行,你真行,不过啊,你给我听好了,在外面有sāo狐狸我不管,但是别让我抓住,还有啊,别把劲儿都用在那些坏女人身上,记住到时候得给我交公粮……”

    陈楚嘿嘿笑了。

    下面还真被她说硬了,要不是小屋里面有一个大美人,陈楚还真要开车杀回去跟王亚楠大战一场了。

    ……

    打了一圈电话,跟柳冰冰说的话亦是最多了。

    陈楚去洗了把脸,收拾了一阵,差不多八点了。

    随即进了小屋,以前在家的时候,在冬天,五六点钟差不多就睡觉了,冬天黑的早,不睡觉也没别的事儿干。

    陈楚走进小屋,看着韩潇潇呼呼睡着,而手里还抓着jǐng帽。

    心想这家伙,到底是真醉假醉了,下车的时候手里的帽子还没扔掉……

    陈楚也喝多过,知道喝多了并不意味着全醉酒状态了。

    很可能意识有些清醒的,就是头脑命令不过来。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自己还是保险点。

    嘴里说着:“韩大jǐng官,脱鞋了,把鞋脱了再好好睡觉……”

    “嗯?”韩潇潇撒娇淡淡哼了一句,接着又睡了。

    陈楚呼出去口气,心想好险啊,这要是刚才自己趁着她醉酒干点啥,人家没准就反应过来了。

    随即又过了一阵,陈楚才轻轻的摸出银针,在她的太阳穴下面刺了进去。

    韩潇潇亦是呼吸匀称,不过意识中却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嗒一声,jǐng帽落地。

    陈楚轻轻拾起她的jǐng帽,放在别处。

    再见这昏昏中的韩潇潇亦是美不胜收了,酡红的面庞,醉人的脸颊,那撅起的红嘟嘟的小嘴儿,还有细眉,狭长合并上的眸子。

    陈楚呼吸有些急促。

    不禁嘴伸过去,嘴唇慢慢的轻轻的印在了韩潇潇的红唇上。

    韩潇潇的嘴唇还带着一丝的酒意,不过陈楚亦是喜欢的不得了。

    像是在品尝蜜浆一样的,分开她的红唇,舌头抵住了她的贝齿,韩潇潇下意识的闭着嘴,陈楚的手慢慢的轻轻的捏住了她挺翘的琼鼻。

    韩潇潇通气不畅,而小嘴儿刚一张开,陈楚的舌头便已经伸了进去,在她滑腻如同蜜糖琼浆的小嘴儿里肆意的搅动亲吻吸允起来。

    感觉韩潇潇的嘴唇,她的口内就像是圣地一样的,让人侵犯起来无比的享受。

    陈楚的两手下意识的摸住了韩潇潇在笔挺的jǐng服里的双峰。

    笔挺的jǐng服把她的双峰裹挟的更是饱满,更是峰峦叠障。

    陈楚忽然想起了什么,旋即停止动作,掏出了韩潇潇的电话随后关机,放在一边,心想别关键时候来个电话啥的,自己都不知道是改接还是不该接了。

    这样一关机,真要来电话了,自己明天也说不知道。

    随即陈楚又附身亲吻韩潇潇的红唇,两手在她的胸前隔着jǐng服不断的摸着,揉搓着她挺拔的nǎi。

    生蚝是加子弹的,牛羊肉也是加子弹的。

    陈楚下面涨涨的,自己还是第一次亲吻穿着jǐng服的女人。

    陈楚感觉舒服的要死要活的。

    坚挺的下面憋的亦是难受至极。

    陈楚手扶正了韩潇潇的脸蛋儿,嘴里啵啵啵的亲着,两手也慢慢的给她解开jǐng服的扣子。

    这jǐng服有些坚硬,女jǐng的服装布料亦是坚挺。

    陈楚把她一枚枚扣子解开,随后把她的毛衣推了上去。

    他有些焦急的想亲韩潇潇的下面,不过想了想,还是一点点的把她的上衣,毛衣脱掉,随即解开里面白衬衫的扣子,打开来,见到她里面白嫩白嫩的身子,还有粉红sèrǔ罩里面裹着的两只饱满的大白兔。

    陈楚像是着了魔似的把她的rǔ罩往上一推,随后嘴巴还是含住韩潇潇的一只大白兔狠狠的吸允着,又是她的扎头,亦是吸允的极其用力。

    陈楚把她扶了起来,把韩雪下的上身衣服脱光,随后脱掉她的jǐng用皮鞋,捂了一天了,韩潇潇的袜子以后有些异味,不过陈楚还是闻了闻人家的袜子,对那股异味亦是享受的yù仙yù死了。

    陈楚慢慢的,一边脱一边欣赏着,好像永远也看不够韩潇潇身子似的。

    最后解开她的裤带,连同她的jǐng裤里面的毛裤一起扒掉。

    最后,韩潇潇只剩下那只半透明的蕾丝黑sè内裤了。

    陈楚一头钻进人家的裆部,脸在人家中间那抹树林地带狠狠的蹭着,尽情的把自己迷醉在那里。

    随即伸出舌头,把人家内裤都舔舐湿润了,这才恋恋不舍的把韩潇潇的蕾丝内裤脱掉。

    韩潇潇亦是不知道,这个她看成小弟弟的家伙,现在就用小电动在她下面磨蹭了起来。

    陈楚不敢太大力,怕韩潇潇第二天看出破绽,在像昨天一样亲吻舔舐韩潇潇下面半个多小时之后,陈楚这才把下面抵住韩潇潇的洞口附近。

    想了半天,浑身yù火焚身的,还是没敢捅破韩潇潇最后那层薄薄的,rǔ白sè的处女膜。

    陈楚在人家大腿上,脚上,nǎi上,不断的亲吻舔舐着,随后把韩潇潇翻了个身舔人家屁股。

    韩潇潇全身都被他摸了,舔了,陈楚也脱了个光溜溜的躺在床上,光着腚搂着韩潇潇睡觉,摸着人家的nǎi,轻轻的抠着韩潇潇下面的两瓣肉。

    随即陈楚再次亲吻住她,狠狠的长吻之后,陈楚骑马一样骑在韩潇潇玉体之上,把下面放在人家两只大扎中间,两手推着韩潇潇的nǎi往一起攒动,而他的下面就在韩潇潇rǔ*中来来回回的磨蹭起来。

    韩潇潇下意识的嗯嗯发出呻吟声,陈楚看着她那一翕一合的火辣红唇,终于把下面凑到她的红唇边。

    随后捏住韩潇潇鼻子,迫使她张开嘴,随即把下面插了进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