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求收藏。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偷偷摸摸的,对于韩潇潇他也只能偷偷摸摸的了。这可不是别的女人,说干一把就干一把,让这娘们知道了,很可能就给自己一枪爆头的了。

    sè字头上一把刀,陈楚亦是有些忍耐不住,不过动作尽量放轻,随即把粗壮的下面在韩潇潇红嫩的嘴唇上轻轻的来来回回的磨蹭着,又伸进去来来回回的抽动。

    他**的不深,感觉韩潇潇柔嫩的红唇中像是又一股异常的吸力似的。

    那柔滑的小舌,红齿白牙中,让陈楚yù罢不能。

    慢慢的直抽出进去十来分钟,陈楚就忍不住啊啊啊的shè了出去。

    陈楚激动的脸sè有些发紫,还骑马一样骑在韩潇潇的身上,屁股下面坐着她两只白嫩的扎,下面的两只球在她的大白兔上来来回回的磨蹭着,而下面呲呲呲的声音发出,喷进韩潇潇的嘴里,亦是黏糊糊的一滩。

    陈楚激动的说不出话来,随礼发出沉重的吃吃吃的声音,就像是吃了一口烫的要死的火锅似的,整个人舒服的近乎麻木了。

    陈楚扶着韩潇潇的俏脸,把下面的东西尽量轻轻的还往她里面插,像是要插进她的喉咙里。

    看着白天里那个冰清玉洁的韩大jǐng官,晚上被自己扒个大光腚,把下面插进她的嘴里干,陈楚舒服的死去活来,就像是羽化登天了似的。

    爽啊,爽……

    陈楚把下面抖落干净了。

    随即从韩潇潇嘴里拔了出来。

    昏昏中的韩潇潇亦是咳咳咳了几声,面庞露出不舒服的神sè,柳叶眉微微蹙起,就像是发怒娇羞的样子。

    陈楚看的神魂颠倒的,因为韩潇潇下意识的一张嘴把喉咙里面的,陈楚shè进去的液体咽进去了大半,可能男人那东西太腥了,味道不好,而韩潇潇即使在昏昏当中亦是表情难过的蹙眉起来。

    发出嗯嗯的不舒服的声音。

    陈楚却看的心神驰往的,心里兴奋的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扶起韩潇潇的玉颈,又往下抚了抚她的胸口,让她顺利吞咽自己的液体。

    看着心爱的漂亮的女人吞咽自己的jīng华,陈楚爽的要死。

    一抹rǔ白sè的液体亦是从韩潇潇嘴角流下来,陈楚马上把准本好的纸巾扯下来去擦她的嘴角。

    这次陈楚准备的是纸巾了,不是纸抽了,那纸巾上面湿润着的,即便是韩潇潇嘴里的东西干涸了,亦是可以擦掉痕迹的。

    陈楚又光着屁股乐颠颠的去晾了半碗温开水,随即还往里面加了点糖,随后半扶着韩潇潇,本来想给她簌簌口的,别人家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嘴里有黏糊糊的没咽下去的东西,要是发现是男人的那种东西,陈楚可惨了。

    人家老爹可是dl的检察官,陈楚虽然还不知道检察官是干啥玩意儿的,不过感觉肯定比瀚城公安局长牛逼了,不然韩潇潇也不能在瀚城这般牛逼闪电的,还没人敢管她……

    这要是让人家老爹知道了,动动手指头都能干死自己了,不用她老爹出马,就张国栋那个傻逼都能把自己当场枪毙了。

    呼呼……

    陈楚想到这里便不能不多加小心些了。

    不过美sè当前,秀sè可餐,实在让他又是忍耐不住了。

    把糖水一点点的灌进韩潇潇的嘴里。

    感觉她嘴里干净了。

    这才把她重新放下,给她擦了擦嘴角,看着这样的美人儿,浑身毫无瑕疵的,那凸起的峰峦,那黑黝黝的一片毛茸茸的盆地。

    陈楚不禁摸着人家的两只nǎi,感觉着这两只白白的nǎi就像是高耸的珠穆朗玛峰的峰端,往下那平坦的小腹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而她小腹下面的湿润的黑黝黝的像是四川盆地当中的一道烟雨江南……

    陈楚的脸又无耻的贴着人家两腿间的湿润之地,摩擦着,抠抠摸摸着,舔来舔去,亲来亲去的。

    韩潇潇秀美的弯眉再次蹙起,并且鼻孔红唇阵阵小猫一般的压抑的呻吟,还有阵阵的吐气如兰让人yù仙yù死,迷醉当中。

    陈楚忍不住的把下面坚硬的又骑马一样骑在她的两只山峰中间,来来回回的磨蹭了一阵shè了出去。

    随后又擦干净了,把她翻过身来,在她深深的屁股沟里磨蹭出去了一次。

    喷出去了三次,而邵晓东以前跟他说过,在小姐当中除了用下面的两张嘴接客,分别是火烧云跟菊花。

    而有的时候也要口爆,而除了口爆亦是可以rǔ推,臀推。

    陈楚暗想,至少韩潇潇的rǔ推,臀推跟口爆是自己的了。

    他爽的跟梦游了似的,高兴的光着屁股把窗帘拉开了一个小脚,看到外面不知何时已经洋洋洒洒的飘起的雪花。

    不禁嘿嘿笑着说了一个伟大作家雨果的诗句:“冬天到了,chūn天还会远吗?嘿嘿嘿……臀推,rǔ推,口爆已经到了,菊花跟火烧云还会远吗?”

    陈楚笑嘻嘻的。

    重新回到床上,打开韩潇潇大红玫瑰的被子,随即搂着她又是一阵长长的激烈的亲吻。

    然后两腿夹住人家修长白皙浑圆光泽的大腿,一只手还落在人家屁股沟里。

    一边抠摸着人家热热的屁股沟,光着腚搂着人家的酮体美滋滋的想睡。

    两人都光着屁股,韩潇潇昏昏中,下意识的手臂搭在陈楚的后背上。

    虽然陈楚是早上五点自然醒,不过这可不是别的事儿,万一睡过头了,会发生大事儿的。

    陈楚忙把手机的时间调到了四点半,随即看了看自己的飞利浦99c,心想刘楠卖自己的这个手机真不错,不管怎么说,这飞利浦的机器就是电池抗用,其实手机就是接打电话,电池抗用就最好不过了。

    这机器一块电池半个月没问题,超长待机之王了。

    比现在的垃圾苹果强多了,那破东西还得剪卡,信号还不好,电池一天,还没电池,流量费的快,小岛还划到了鬼子那,都不如山寨的cect,谁见谁踢……

    ……

    陈楚把手机定好了时间,这才搂着大美人韩潇潇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他的嘴唇贴着人家嘴唇睡的,感觉着那香甜的嘴唇,还有那匀称的呼吸,陈楚慢慢进入梦乡。

    这一夜还真做了不少梦,又是季小桃,又是柳冰冰的,最后是韩潇潇跟龙九,他梦见这四个女人排成了一排,然后都撅着屁股让自己糙。

    他美坏了,挨个的干。

    最后龙九那冷若冰霜的脸上亦是出现温柔之sè,陈楚啪啪啪的用力把最后的jīng华都shè进了龙九的身子里面。

    呼呼……陈楚正爽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陈楚意识恢复过来,随即睁开眼,见天sè还暗的狠。不过抓过手机见亦然到了四点半了。

    而自己正爽着,这才发现,原来黑黢黢的下面正抵住在韩潇潇的白白柔嫩的小腹上,已经shè在人家小腹上黏糊糊的一片了。

    有的地方还有点干了。

    好在虽然昨天吃了那么多的生蚝,不过白天干了王校长安排的那三个妞儿六次,然后又干了莉莉两次,又shè了韩潇潇三次,一个男人这么折腾了十一次即便是下面再强,再大补,那下面shè出去的东西亦是少了不少了。

    陈楚呼出去口气,心想好在shè的不多,在人家小腹上一均摊就没多少液体了,这要是在往下流,低到床单上早上就不好解释了。

    换床单,人家韩潇潇肯定怀疑,不换床单更是怀疑,心想下次臀推韩潇潇啥的在她屁股下面垫块白布啥的,最好是买点那种一次xìng的沫床单,干完了可以随时销毁证据了。

    陈楚又掏出纸巾,把韩潇潇小腹上的白花花的还有干涸后有些暗黑的液体都擦了干净了。

    随后忍不住分开人家大腿在人家洞洞里又是一顿舔。

    他感觉韩潇潇的洞洞好美,更何况他有种想和韩潇潇下面那层薄薄的rǔ白sè的处女膜打个招呼说声早上好的冲动。

    心想早晚有一天自己不怕你老爹权利的时候,保准干了你,或则功夫能达到龙九那样,额……至少比龙九高很多,也可以这么干,你想抓我,那也得抓的着算了……人家龙九飞檐走壁的,那速度就是你反应过来开枪瞄准都来不及,除非是冲锋枪瞎突突还行……

    ……

    折腾了一阵,陈楚恋恋不舍的把韩潇潇的蕾丝内裤给她穿上了,当然这货是戴上手套给人家穿的,毕竟这小妞儿是干jǐng察一行的,得小心谨慎才是了。

    用纸抽又把她身上全轻轻擦了擦,别自己的指纹在上面,万中有一要是被人发现了也不好办了,要是对付其他女人他不用这么小心了,这可是韩大jǐng官必须jǐng觉了。

    随即把人家的rǔ罩,毛衣跟毛裤都穿上了,袜子跟外套没穿,把韩潇潇的被子盖在她身上,掖得好好的。随即打开自己的被子,又慢慢的把韩潇潇穴位上的银针抽出来收好,这货穿着衬衣衬裤钻进被窝装睡起来了。

    早上的回笼觉睡的最是香甜了。

    陈楚睡的呼呼地,而韩潇潇也是被这家伙的呼噜声给弄醒了。

    醒来之后不仅经验的看着自己的jǐng裤跟衣服都被脱了,不过毛衣毛裤还穿在身上。

    一楼的供热不好,而穿着毛衣毛裤睡亦是感觉不到闷热啥的。

    韩潇潇不禁吓了一跳,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喝多了……而后来的事儿有些记不得了,不禁想陈楚不会……不会对自己做啥?

    她马上跑进了卫生间,把裤子脱下来,在自己的毛茸茸之地检查着,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扒开自己的肉肉,用小镜子照,虽然角度很难,不过最后还是在幽径通幽之地发现了那层薄薄的膜还在……

    韩潇潇呼出口气,不过发现自己的嘴怎么有些甜甜的味道?

    遂又想到,是不是自己最近糖分太多了?以后要少点吃糖了,这甜甜的味道和可能是糖尿病的前兆了……

    韩潇潇绝对想不到晚上陈楚把下面插进她嘴里shè了,而喂她糖水才把shè进她嘴里男人的jīng华顺下去了……

    韩潇潇感觉浑身有点难受,一种说不出的有些乏累的感觉,觉得可能是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

    不过还是有些怀疑陈楚昨天对她做了点什么的,比如偷偷摸摸的抓自己胸几下啥的。

    不禁回到小屋里,蹑手蹑脚的扯开陈楚的被子,发现这小子穿着挺规矩的,衬衣衬裤完好的,不禁马上给他掖住了被子,心想是不是自己有些想多了?人家陈楚才十六岁可能还是一个小孩儿,不能对自己咋样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