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另外,男欢女爱这本书在六间房也有美女直播,播出时间差不多8点半到10点半左右v.6/49333219)

    陈楚的一副脑残韩剧里面男主角的装扮自己很不自在,如果他不是为了泡妞儿首选的还是大棉袄二棉裤,骑着二百自行车在屯子里刺啦刺啦的闲逛,挠挠鸟窝,打打谁家小鸡。

    反正这个十六七岁年龄段的半大小子便是最最讨人厌的时候了,鸡窝不到鸭窝到的,但谁也不敢得罪,得罪半大小子没轻没重的,把把大小子揍了,人家说你打小孩儿,丢脸。

    要是被半大小子揍了更丢人了,别人也会说连小孩儿都打不过……

    而半夜没准还砸你砸你家玻璃,点你家柴禾垛了。

    陈楚也很思念以前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不过现在他已经这样了,感觉和那种小屁孩儿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不仅是个头长了,脑中想的都不一样了。

    陈楚面露稳重,白净的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黑衣黑裤,很塑身,身材更显得修长,而胸前的肌肉亦是有些凸显,头发被邵晓华弄的有些蓬松,不长却齐整,干练又内秀。

    下面黑色皮鞋,鞋身有些高,像是小型的马靴,加上一身黑衣黑色碎发,还有那个黑白相间的扎在脖子上的围脖,尤其是围脖在他的下颚处有些蓬松。

    陈楚心里很膈应的,感觉像是驴粪兜子似的,即使驴拉车的时候拉屎拉的粪兜儿,也叫套包子。

    陈楚感觉这围脖就像那东西,不过不管怎么说,这围脖的点缀亦是这套衣服的亮点,也让陈楚整个人变得极为的有气质。

    极像了韩国脑残剧里的那些帅气的男主角。

    不管男女,只要身材可以,偏瘦,稍稍高一点,加上服饰的打扮女的都能成女神,男的也能成男神。

    只要别长得太嘴歪眼邪的就好了,难看的包装包装也很有味道的,例如陈小春,长得小眼睛小鼻子的,黑不溜秋的,作为男人来说,那五官就很难看了,不过人家身高有的,而且浑身带着一股痞子气息,这股痞子气息就很吸引不少的女人了。

    就比如有些女人长得一般,就是骚,就是浪,很多男人就是喜欢那样的**,所以也非常的受欢迎。

    邵晓华很喜欢韩剧也是韩剧的一个脑残粉,不知不觉把陈楚包装成了心里想要男人的那种类型,毕竟她才毕业半年,很了解这帮女大学生脑残程度的,这么一包装起来,加上陈楚的表演,他刚一下车就迷惑了不少的女学生。

    陈楚一米七三的个,这个身材在北边来说不算什么,中等将将够的上,他加上冬天鞋跟的高度三厘米能有一米七六了。

    北方天寒地冻的,脚都踩在冰雪的地方,鞋跟都一块块的塑胶,很棱角也很粗糙,这样不易滑倒了。

    这样一来,他的身高中等了,而身材匀称,不像那种高的像是电线杆,胖的像是水缸似的。

    整个人匀称亦是举止大方。

    陈楚的手摸着中指的玉扳指,一股股平静的气流让他心绪平稳,不然,别看他干了这么多女人,去跟这么多的女孩儿面对,还是第一次,内心还是无比忐忑紧张的,有很多人或许还会结巴,有些哆嗦,或者手不自然,眼皮眨动,亦或是低着头像是跟老二算账,再不像是自己的东西掉了的。

    亦是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了。

    国人也大多低着头走路,仰起头大大方方的走不好么。

    而缺乏自信的男人亦是被女人看做不成熟,第一感觉亦是落了下层了。

    陈楚被玉扳指的气流鼓动的信心满满,挺胸昂头的,步子不急不缓,脸上带着装逼一样的甜甜的微笑,那种成熟的坏男人上层的微笑。

    仿若是人畜无害,其实却是龌龊的开始泡妞儿的坏笑。

    古语讲究小不漏齿,这要是见到女生大嘴一咧,哈哈哈的一通大笑,笑完后人都见不到了。

    陈楚的笑容有些优雅,亦是像一个绅士,越是回忆着邵晓华教给他的优雅男人,还有男人温暖的微笑,陈楚手越是捏紧玉扳指。

    淡淡的清凉的气息,让他无比的自信,就像认识人家好久了似的,迈步朝那几个女生走去,而眼角余光看到很多女生目光插插插的盯着他看,陈楚亦是目不斜视,好像自己的眼中只有一个人,目光锁定那个高个的女生,终于走到她跟前。

    那女生脸上发红,跟几个闺蜜站着不动了,而那几个闺蜜亦是惊讶的看着陈楚,同时打量两个人,有个女生还坏笑的掐了她一把。

    陈楚离她一米五的距离停住,再走就撞上了。

    脸上的笑容像是春天般的温暖,说话也有些轻柔,不过温柔中又透出男人成熟的一些隐隐的魅力,这种魅力能够让人体察,而无法形容。

    “你好,我们刚刚发过短信的,不知道你还认不认得我了,那天我也很在意你,就是有些事儿太匆忙了,你不生气吧……”

    陈楚暖暖的笑容,暖暖的语言,而在他出现的一霎那,这女生看着他就有一种小小的翕动。

    “哦……我……”高个女生不好意思的小手挠挠头。

    这时,旁边的闺蜜反应过来,嘻嘻哈哈的跟她打招呼。

    “上官嫣,我们走了啊?”

    “哦!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和你发短信的小男生啊?看着不大啊?嗯?好像十**,跟你差不多哦……”

    “哦,欧巴啊……哥哥是来找我的么……还是找上官嫣的?要是欧巴找我的,小妹以身相许哦……”

    有个眼睛不大却很灵光的女生朝陈楚飞了一眼,两手还抱在胸前一副祈祷的样子。像是满眼都在冒着小星星。

    陈楚的手忙捏住玉扳指,刚才他被这几句弄的浑身都有些出汗了,心想不愧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些女大学生聚在一起,更是如狼似虎了。

    捏住玉扳指,他又缓和了过来。

    脸上没有一点的羞怯之色,相反,溶于这个场景当中,应对自如。

    那几个上官嫣的闺蜜被迷的眼睛眨呀眨的。

    而邵晓华也教陈楚的招数中亦是又这么一条,便是韩剧中的那些男主角基本上都是装酷,装逼,说白了就是能舍出脸去,不管在什么时候,周围有多少女人,都不害羞,不害臊,说白了就两条,要会臭美而且要脸皮厚……

    陈楚感觉自己脸皮够厚的,不过今天才发现,自己很纯洁,跟脑残韩剧里面的男主角那种装逼之气来说,他脸皮薄的都不行了,虽然手里捏着玉扳指,不过还是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心想,这么虚伪的微笑,这么伪善的说话,真他妈的别扭啊!赶紧泡,把这个女生弄上床了,自己就不用再装了。

    他感觉浑身都痒痒的狠。

    而知道这女生叫上官嫣,心想好啊,还是个复姓上官啊!就他妈的在电视上听到什么上官婉,欧阳啥的,还有令狐,黄埔了,听着很稀奇的。啧啧啧,这回在现实中遇到了真他妈的好……真他妈的好……

    “我叫陈楚,很高兴认识你……”

    陈楚大大方方的伸出手,上官嫣由于了一下,还是伸出小手,两人手握在一起,陈楚轻轻的握住动了动,随即松开了。

    上官嫣的小手柔嫩无骨,加上那种羞答答的样子,陈楚魂儿都飞了。

    好像把上官嫣拉近怀里狠狠的亲两口,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扒掉她的体型裤抠抠摸摸的,然后把下面插进去干一晚上。

    不过这可不是邵晓东手下的小姐,也不是被自己包的女人,得一点点的来了。

    两人在几个女生的起哄声里,慢慢的走进校园。

    上官嫣不说话,只是红着脸走着,陈楚只是温暖的保持着装逼的男人温柔的笑。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已经封冻了的湖面,湖中心还有个小凉亭,在湖的岸边还有块巨石,上面雕刻写着:“清华池……”

    取义应该是清静中升华的意思吧?陈楚琢磨着这个池字用的很好,要是用湖就没有这么幽然了,而且显得也有点夸张。

    这个水潭用湖形容有些大,用池形容有些小,不过更谦虚一些了。

    湖面有些积雪覆盖,两人缓步从雕梁小桥之上,走到凉亭当中。

    上官嫣这才轻轻问道:“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也是瀚城的人么?”

    她下颌微微抬高一点,面容中淡静如同这封冰的湖面,眸子轻轻凝视远处,静若处子,整个人就像是冬日里的一副活色生香的画卷。

    陈楚不禁想到北方佳人四个字,冰天雪地中有这佳人亦是美感,亦是美不胜收了……感觉同样是学生,这上官嫣便是幽然恬静,美不胜收,那个徐莉莉就很像是一个烂货了……

    “哦……我是学美术专业的。”陈楚淡淡的说了一句。

    “哦?那么巧?我也是学美术的,你感觉美术的灰白黑怎么掌握了好了?我总是掌握不明白……”上官嫣有些失望的盯着自己的脚尖说。

    “这个……”陈楚蒙圈了,什么玩意儿?黑白灰?什么玩意儿是黑白灰?老子知道扒灰,扒灰就是老公公跟儿媳妇搞破鞋。这黑白灰老子知道个屁啊。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遭了……不过马上想起了邵晓东第一次见到龙九的时候说自己是什么dl的美术老师啥的。

    不禁硬着头皮,但是脸上还是保持淡定的神色说道:“唔……这个黑白灰,我感觉这种艺术中都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并不是要学怎么去掌握,而要去感悟……感悟到了,自然就能知道黑白灰该如何掌握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我比较喜欢梵高的画,也喜欢摸奶(莫奈)的画,感觉梵高画的星星才是真实的,并不是按照原来的东西去做,去求真,而是有自己的风格和空间,本来艺术就是懵懂的,艺术美术就是在不断的发现中完美的,你又何必去计较什么黑白灰的关系,发觉你自己的美,发现这个物体本身的美就够了,黑白灰的关系便是没有关系,因为他就是在一种自我的领悟和感受着存在的,比如世界上没有阳光,还有什么黑白灰了……”

    上官嫣看着陈楚,眼中痴痴的,不过有点挠头说:“你……你好像说的对……不过,不过我还是不懂……我该怎么画呀……”

    “嗯,别画了,已经到了中午时间了,我请你吃饭吧,你喜欢吃啥?咳咳……你喜欢吃点什么?”陈楚一着急把土话扔出来了。

    上官嫣嫣然一笑,小手捂住红唇道:“吃啥都行,呵呵呵……入乡随俗了,我来这里也变化了不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