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另外,男欢女爱这本书在六间房也有美女直播,播出时间差不多8点半到10点半左右v.6/49333219)

    陈楚准备去外面吃。

    而上官嫣却说:“咱们去食堂吃吧……”

    “食堂?”陈楚有点蒙了,他没去过大学食堂吃过饭了,不过在三中食堂的时候还是吃过的。

    两人一路来到五食堂,上官嫣还笑着说:“五食堂的麻辣烫好吃,其他的不好吃,咱就吃三兴椒的吧,他家的好吃……”

    陈楚从来没吃过麻辣烫那东西。

    在三中的时候倒是扫了一眼,也不知道什么味儿。

    不过到食堂的时候,见到很多女生夹菜啥的。

    陈楚咧嘴了,感觉就是一堆烂菜叶子,然后在大锅里面煮一煮,然后伴着调料,这玩意儿也有人吃?跟农村喂猪似的。

    不过很多人吃,人家上官嫣都喜欢吃,他也得跟着吃了。

    也象征性的夹点菜,很多青菜陈楚没吃过,2000年的时候在农村吃菜大部分都是土豆白菜大萝卜的。

    而这麻辣烫的什么宽粉,豆皮,茼蒿苦苣啥的,还有叶麦菜,他都叫不上名字了。

    不禁咧嘴,还好上官嫣人家没讨论这个,陈楚不禁心想,唉,真是不容易啊,这个世道,就是当流氓也得博学才行,人家邵晓东还能胡诌几句艺术的词儿呢!自己也得学着点了,泡妞儿这东西也是活到老学到老了,装大学生也要懂得她们的生活,了解大学的规则才行了。

    关键自己不是想换换味儿玩玩了么,就得学习了。

    夹好了菜,放到那里排队。

    两人找个位置坐下,而陈楚观察了一番,别人是怎么弄的,用饭卡或者使用现金啥的,他也是现学现卖,上官嫣要掏钱。

    陈楚忙拦住说:“我来。”

    上官嫣笑道:“还是我请吧,你来我这里了,我怎么好意思让你花钱了。”

    陈楚想说哪有让女人花钱的事儿。

    不过捏着玉扳指笑道:“嗯……下次你请吧,这次先算我的……”

    陈楚过去给了钱把麻辣烫端了过来。

    上官嫣已经递过三块钱说道:“咱们还是aa制吧,自己花自己的好了。”

    陈楚不明白aa制,不过也明白什么意思,那就是自己花自己的,2000年左右麻辣烫也就两三块钱一碗,而且量很足的,现在十块钱有的地方更贵量却抽条的非常狠,两碗可能都吃不饱了。

    陈楚还是没接受。

    拿钱就放在桌子中间,上官嫣也不收回去,而是一手捏着筷子,一手拿着羹匙小心的吃着麻辣烫。

    陈楚要是平时,几口就干掉一碗饭了。

    不过也得装着细嚼慢咽的,一点点的挑着青菜跟粉丝吃。

    心想这么演戏真是遭罪了。

    ……

    而上官嫣吃的更慢,边吃还边掏出手机咯咯笑,亦是别人给她发过去的笑话,还给陈楚看,陈楚也装作笑容温暖的笑着看了看,其实一点也不好笑。

    哪有荤笑话有意思?陈楚想说几个荤笑话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艺术人了,要说也要说点艺术类的。

    而上官嫣这时,从包里摸出一本杂志,应该是知音那种的。

    随即说了一句:“最新版的……”然后边吃边看,随即被一首长长短短的句子的诗歌给感动坏了。那样子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似的。

    陈楚心里面切!了一声,心想你个弱智的大傻妞,还能被诗歌感动?现在这样的女孩儿真是不多了。

    一般八十年代的人,那些知识分子,文艺青年啥的很喜欢诗歌,长长短短的句子不知道被他们怎么理解的,往往看的是泪流满面的。现在的人没人喜欢那些东西了,虽然诗歌的门槛很低,的那也低不到那什么羊羔诗,比如某个城市的傻逼市委书记,写出的那**玩意也叫诗歌?还他妈的获得了诗歌一等奖,被称为羊羔诗,体制便是,今天,我,吃了,明天,我,不想,吃……把这一句话分开写人家就出版成了诗歌了。

    不过陈楚也凑过去,看到那杂志上的那首诗歌还真不错的,至少让他眼前浮现出了一股凄美的意境。

    这时,陈楚递过去一张纸巾。

    上官嫣看了看,淡淡笑道:“这首诗写的太好了,唉,其实我就是喜欢看,也想写,但是怎么都写不好……对了,你喜欢诗歌吗?”

    “喜欢,当然喜欢了。”陈楚笑了笑,心想你他妈的喜欢啥我就喜欢啥。

    “哦……”上官嫣点了点头,那样子还要低头去念几遍那首诗,好像在回味意境一样。

    陈楚马上说:“以前我也写过的,但是写不好,这东西讲究意境和感觉的,要是有那种意境在了,那种灵感便会来了……”

    “对对对,是这样的,我总是没有这种灵感,你有的时候有这种灵感吗?”

    “嗯,看见你的时候就有了。”

    陈楚盯着上官嫣,上官嫣脸倏地红了。

    轻声的啐了一口说:“你……你瞎说,要不,你现在写一个我看看……”

    陈楚忙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两人开始是对面坐着的,现在陈楚过来两人坐在一条板凳上了。

    随即这货见缝插针道:“那我就试试写一个……”

    上官嫣只是好奇,从背包里面找出纸笔递给了陈楚。

    陈楚看着她的娇美容颜,下面有些硬了。

    上官嫣白了他一眼:“你写啊,看我干什么?我脸上也没有诗,你写不出来就是吹牛。”

    上官嫣说话轻轻柔柔的,声音极好听,这种女孩儿就像是陈楚从书上看到的古代的那种大家闺秀,那种才女。

    不像什么朱娜,柳贺那么俗,而这种女人应该便是那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雅’了。

    陈楚淡淡一笑说:“其实,看着你,你就是一首诗了……”

    上官嫣扑哧捂嘴一笑,千娇百媚,绯红了面颊,低着头不说话,盯着陈楚的手看。

    而陈楚开写了,下笔亦是遒劲有力,风流潇洒,落笔之地,行云流水,笔锋扬起,大漠苍穹,落笔亦是洪钟豹尾,而每写完一个字亦是蛇走龙盘,凤飞虎跃。

    上官嫣不由得紧张的心砰砰跳,看着陈楚的字,忍不住赞道:“好字,真是好字……”

    随即陈楚一首诗歌写完,亦是长长短短的句式。

    上官嫣轻轻的念道。

    “我总是怅然的遥遥凝望

    远方孤单的颜色

    像一只漂泊的家燕

    徘徊在北方黄昏与黎明

    好久不曾发现流泪

    在心田早已干涸的罅隙中

    慢慢生长出疲惫的皱纹

    碾转成时光划圆寂寥的年轮

    圈住我的视线,你的声音,只留恋你的风景

    只想在一个遥远的无人踏进的地方

    对望着自由和洒脱

    不知是不是归宿……”

    上官嫣被里面的寂寥,落寞,无助的一种意境吸引,当然很多人是无法被吸引的,只有这种多愁善感的东西才能发现里面的悲哀。算是一种悲秋的后遗症。

    吃喝不愁的时候,正好可以蛋疼的悲悲秋,写写诗,葬葬花,装装逼……

    “好字,好诗……真好,对了,这诗起个名字吧!”

    陈楚笑笑说:“是写给你的,这就是我心里面的感受,没有任何想法,那……就叫他无题吧!”

    上官嫣脸红了红,开始写的意思就是他看见自己很留恋很伤感,很无助,最后想跟自己在一个无人的地方双宿双飞,又不知道自己愿意不愿意,能不能成就那种结局……上官嫣脸红了红,感觉那种事儿太理想化了。

    只把这诗歌,这字看了又看。

    正在沉浸当中,耳边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什么字啊?嫣儿我看看?哎呦,就这字啊?跟我老师差的太远了……我老师的字那叫一个龙走蛇盘,一手狂草写的上天入地……哎?这是什么字?我可没看出是什么体,狂草少了份也行,楷书哪有这么乱糟糟的,曹体字也不是,简直就是四不像,瞎写一气!”

    陈楚不禁皱皱眉。

    这个声音简直太刺耳了,就像是麻辣烫里面突然发现了一只苍蝇似的恶心。

    上官嫣正看着,那纸被人夺走了,忙站起身要拿回来。并且蹙眉愤然道:“李天舒,你……你赶紧还给我!”

    那小子一米八的个子,长得还行,不过眉宇间凸显一股傲气,大冬天的上身就是一个黑皮夹克,还敞着怀,里面一个薄薄的羊绒小衫,个头还行,不过胸脯平平,男人也应该有点肌肉才对了。

    这小子算是排骨小队长了。

    脸型也挺瘦的,烫着黄头发,头发不长,四周低,中间高,有点鸡冠头差不多。

    耳朵上还扎着耳钉。

    下面黑牛仔裤,铮亮的皮鞋。

    看着陈楚一副不屑的眼神道:“这玩意你写的?垃圾!”随即他刷刷刷的撕了个粉碎。

    “你……李天舒!你……”

    那小子却呵呵笑道:“婉儿啊,你要是喜欢字,我可以给你找我老师,求他一副墨宝啊!我老师的字在咱全省都获过奖了,而且在咱瀚城还题过字,那个……天下无字四个字你不也是看过么,还赞不绝口要拜我老师为师呢!和你说啊,我老师正好一会儿就到了,我正好可以给你引见啊,我老师严大家才是真正得到学问大家了,切!可不像那些骗女孩儿的臭小子,瞎写一点字,在杂志上背几首现代诗就来招摇撞骗来了……”

    陈楚皱了皱眉,随即笑呵呵问道:“你刚才说你老师是严大家?是不是那个叫严学究的?”

    “放肆!你敢直接说我老师的名讳?对了,你不会也想当我老师的学生吧?我呸,你可没希望!我可不会给什么人都引见我老师的……”

    这小子蔑视的看着陈楚,好像严大家是他亲爹似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