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另外,男欢女爱这本书在六间房也有美女直播,播出时间差不多8点半到10点半左右v.6/49333219)

    “我老师严大家不禁在学术上,音律上,棋艺上,字词诗上都堪称魁首,双手可写梅花篆字……”

    陈楚心想没看出严大家能写出什么梅花篆字,只是每次看到他都气的手直哆嗦。

    嗯?这老货,也来到师院了?还在这收学生?差不多是沽名钓誉了吧……

    心里想去见一见,想想还是算了。

    这老家伙知道自己的底细的,别到时候再露馅了。

    本来自己的目的就是来沟女的,陈楚随即站起身冲上官嫣说:“嗯……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那个……那个字我一会儿再给你写。”

    “嗯,行。”

    上官嫣也要站起身,两人要走,李天舒却有些着急了,看着上官嫣都直咽唾沫。

    这时,一众人走进食堂。

    前呼后拥的十来个,还没见围拢在当中之人的模样,就听见那咳咳咳咳嗽一样的笑声。

    “哎呀,赵院长,您不用这么客气的,我就是随便来转转,哎呀,别去外面吃饭了,我就喜欢在食堂吃,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咱国家穷啊,能在食堂吃一顿红烧肉那就是大补开荤了!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但我更想尝一尝咱食堂里做的饭菜,重温一下过去的岁月,去外面饭店哪有这种学生时代的感觉对不对?”

    “呵呵……严先生,严大家,在这里……唉,就是委屈你了。”

    “哎,这是什么话啊?我巴不得在这吃顿饭呢……”

    周围学生都绕开,没几个去看的。

    这大学生不像是高中生,初中生啥的,见的世面少,看见一个什么专家学则啥的都过去看,在大学,要是来个帅哥,来个美女,或者来个明星啥的会围拢个水泄不通的,像这样的糟老头子,没人注意的。

    陈楚听见这声音就知道还真是严大家来了。

    而李天舒见上官嫣要跟陈楚一起走。

    忙喊了一声:“老师!您来啦!”

    严大家闻言,众人亦是分开,见到了李天舒。

    严大家呵呵笑道:“是天舒啊!来来来,赵院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两个月前新收的学生,才智过人,是个好材料,是你们师院美术系的,你得多多关照一下……”

    “呵呵,严大家放心,放心。”赵院长个头不高,往上推推眼镜,看样子挺老实的一个人。

    这时,李天舒马上说:“老实,我上次跟你说过的,有一个才女,我们系的,也是很仰慕你了,就是我同学,叫上官嫣……”

    李天舒随即喊道:“上官嫣,快来见我老师了……”

    上官嫣咬了咬嘴唇,她讨厌李天舒,破裤脚子缠腿,天天追着她要和她做男女朋友,而这小子不知道换了多少男女朋友了,又瞄准她了。

    不过对严大家她还是很敬重的,毕竟人家是艺术大家了。

    而严学究却忽然脑袋嗡了一下,看到上官嫣旁边站着的陈楚,这小子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虽然他是在笑,不过严大家感觉陈楚就像是一堆臭狗屎,一只死老鼠那样恶心。

    “你……陈楚!你……你怎么会在这?”

    众人愣了。

    严大家怎么会认识这小子?

    李天舒愣愣的看着陈楚,而上官嫣也看着,她想不到这个偶然认识的年轻人竟然也跟严大家有些交集?不禁感觉这人不错,看严大家激动的这个样子,都喊出来了,人家这才叫做深藏不露呢,哪里像这个李天舒,天天把严大家挂在嘴巴上,要不是这小子家里老爹是银行的主人,给严大家送礼,人家才不会收他这个学生了。

    严大家一看见陈楚就激动的不行。

    恨不得掐死这小子。

    陈楚忙呵呵笑道:“哎呀,严大家,几日不见,您真是精神抖擞,老当益壮啊!哎呀……”

    陈楚说着话忙大步过去,周围人一见两人好像认识啊,忙闪开了。

    而严大家却气得指着陈楚:“你……你……”

    陈楚一把抓住他的手,握了起来。

    而且一边握手还一边摇晃着严大家的胳膊说。

    “哎呀,上次一别,我就不知道能说什么时候见到严大家了,对了,孙副局长还好吧?没去春城吗?对了,家里嫂子还好吧!呵呵……”

    “咳咳咳……”严大家气得咻咻的,心想你妈的陈楚,老子跟你势不两立,你还在这给我打起来招呼了?老子认识你么?你还问候我老婆?混蛋小子!

    “陈楚!你……你……”

    “严大家您别说了,我都知道,你这是想我想的,不过我有事儿,先走一步,改日咱们再聊,改日再聊……”

    陈楚随即给上官嫣使了个眼色。

    两人就要准备逃走。

    严大家哼了一声道:“陈楚,休走!”

    陈楚回头,见那个李天舒在他耳边嘀咕着什么。

    严大家冷笑道:“陈楚啊!你是不是字写的不错啊?呵呵……你刚才不是说上次一别,好像很想我么?好啊,咱们来比比字如何啊?”

    陈楚揉了揉脑袋说。

    “呵呵……严大家您见笑了,这个……这个书法啥的不是我的强项啊!”

    严大家哈哈笑了,心想小兔崽子!比的就不是你的强项呢!你他妈的年轻轻的,老子是能和你比赛跑,还是撑杆跳啊,还是仰卧起坐,单杠大回环?那不是找虐么!比的就是你的弱项,那才能显出老子呢!

    严大家哼哼的说:“陈楚啊,你别这么谦虚么!来来来,既来之则安之,你不是很牛么!咱们笔墨伺候……”

    严大家一挥手,身边带着的人巴不得溜须拍马屁呢!

    只两三分钟时间笔墨纸砚就准备好了。

    此时,赵校长推了推眼镜说道:“严大家,这……这是食堂啊,要不你跟这个学生既然认识,咱们吃完饭了,去我的办公室,你们都留下一副墨宝,我再表框悬挂……”

    “额……我感觉写完字再吃饭上好。”严大家这看见陈楚就没心情吃饭了,而找回一个面子更胜于吃饭。

    食堂里陆陆续续吃饭的学生多了起来,而已经有人把桌椅拼凑在一起,摆成了一个长条的桌子。

    在上面已经铺上了宣纸。

    而亦然有人在磨墨,而赵院长身边也有很多老师,不禁称赞道:“哎呀,能看到严大家亲手写字,实在是难得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老家伙就要自己出丑了,而没揭露自己老底,很好,老子看你也是欠整的货,妈的,把你先搬到了,然后老子再泡妞儿。

    不禁走过来,看着严大家。

    严大家看着陈楚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随即冷哼道:“陈楚啊,咱就写天下无字四个字如何?”

    陈楚呼出口气,想起那次跟邵晓东砸的一个饭店便是悬挂这天下无字了。

    而此时赵院长挑起大指称赞道:“好好好!上次刘县长家的行云斋开业的时候就是严大家您题字的,不过可惜那字在一场意外中毁掉了。您要是再重题一次,正好再悬挂在行云斋处,刘县长上次都和我说过可惜了字了,唉,今天真是缘分了……”

    陈楚皱了皱眉,心想妈的,上次砸的还真是刘县长的场子,这邵晓东谁都敢干啊,接刘县长的货干别人,也接别人的活干刘县长,这小子,里里外外装好人。

    不过这严大家的那四个字陈楚还是知道的,算是上层了。

    自己的字不如他。

    不过,陈楚又不想输,要是真输了,这严大家的脾性不得埋汰死自己啊,见到面了,别的先不说,肯定要把自己往死里损了。

    这老小子其实就是心眼小的跟针眼似的,不能输了,输了就坏了。

    严大家却哼哼的笑了,随即拿起毛笔,刷的就落在了宣纸之上,陈楚亦是站的旁边,周围人离着三步开外,不为别的,都知道严大家的这个为人。

    这人学术可以,就是心眼小,赵院长也领教过的,上次写天下无字那几个字,落笔错了,正好见他在旁边,就埋怨说碰到他胳膊了。

    很多人都在场,赵院长也没说什么。

    这次这老家伙一动笔,周围人随即离开三步开外了。

    心想,这次你写错别怪别人啊,别在其他方面找面子了,实在不行就说地不平,笔墨不好,别说人不行就好。

    陈楚离着严大家一步左右。

    巴不得这老家伙出错了。

    不过行家有没有,人家一出手就看出来了,真是笔锋遒劲了。

    第一个字天亦然写完,陈楚心里亦是赞叹好字。

    周围人也跟着拍着巴掌说好字好字啥的。

    严大家心想,你们这群混蛋,离着那么远,能看清么?就说好字?哼!阿谀奉承的鼠辈……

    严大家继续写下面一个字,亦是落笔遒劲,比划生风了。

    陈楚心想这要坏啊!

    这样下去自己写的肯定不如他了。

    这书法跟功夫差不多,需要天赋,需要笔锋,更需要琢磨领悟,而最重要的便是功底了,这姜还是老的辣,这老家伙几十年的书**底自己还是比不了的。

    这时,韩大家亦是冷笑一声道:“陈楚啊!你看清楚啊!我现在教你写字,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字,什么叫做无知小儿……”

    呼呼……妈的!陈楚心里骂了一句。

    严大家写第三个无的时候还写上了繁体字那样比划就多些了,陈楚知道,他这是在故意的装逼卖弄了。

    当严大家写到一半的时候,陈楚嘴唇微动,用腹腔出声道:“严大家,不知道我上次给你摆的那个棋局你解开没解开?”

    其实,每个人用腹腔都可以发出声音的。只是发出的声音不伦不类,特别讨厌。

    严大家正写在兴头上,被这句话打击的面红耳赤,就像在后面干的啪啪啪的干的正爽的时候,那身下的女人回头才发现原来长胡子的男人。

    这个恶心劲不用提了,而陈楚这句话不亚于五雷轰顶。

    “你……”严大家的笔墨顿住,本来行走如风一下像是瘸腿了似的,手都跟着哆嗦起来了。

    “啧啧啧……严大家,别你我的了,解开没有啊?解开了就说解开,没解开就说没解开呗?你看你这表情,就跟臭无赖耍流氓似的,哪有一点大家的风度啊?啧啧啧,你还是好好写字吧,我不打扰你,别字写不好,说我干扰的就行……”

    严大家醒悟过来,一看完了,这无字天下的‘天’字算毁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