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严大家这个气啊。

    心里骂死恨死这个陈楚了,书法讲究的是一个意境,意境到了,这落笔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外行人看热闹,行家看门道,这一顿笔这一幅字可就坏菜了。

    心想妈的陈楚啊!你这是他娘的故意干扰我啊!

    严大家倒是笔锋遒劲,虽然这个無字顿了一笔,不过还是笔锋一撩给找回来了,不过这也算个失误了,不然可以写的更好,这个顿笔算是败笔了。

    当然,外行人是看不出什么来了,内行一看就知道这处有了遗憾了。

    就跟瘸腿了似的。

    严大家知道这小子捣乱,见他不嘀咕了,哼了一声才写最后一个字。

    先写了上半部,随即严大家停住,故意看看陈楚,发现这小子没说话。

    当写下面的时候,陈楚又说了:“唉,严大家,我那棋式解开没解开啊?提醒你一下?你不会忘了吧?啧啧啧……老征西那个棋式!你要是记不住,可以记住老东西三个字啊,呵呵,那个棋式啊……哎呀……你解不开直说么……你这么大岁数了,丢脸脸算什么了,你这么不声不响的算怎个意思?”

    “你……咳咳……”严大家这一个落笔怎么也落不完整了,手哆哆嗦嗦的。

    而陈楚那声音又传来:“棋式,棋式,棋式解开了没?”

    严大家差点把最后一个字写成了棋式两个字。

    心里哪还有字了,脑子乱乱的全是那天的棋式了,丢人现眼的一次。

    不禁气得手哆哆嗦嗦的吧嗒一声。

    毛笔落地了。

    严大家指着陈楚哆哆嗦嗦的道:“你……你……陈……你……”

    陈楚忙给他把比捡起来冲众人说:“严大家犯毛病了,快,快送医院啊!”

    赵院长等人吓坏了,刚才他们也听到什么声音了,不过没太注意,而且陈楚也没张嘴说。

    他们都在找那声音是谁发出来的,而陈楚就站着严大家身边,说的声音小,这家伙也听到了。

    严大家气得手捂住胸口。

    陈楚心想,老家伙来吧,吐血吧!

    这老家伙张了张嘴没吐出来。

    应该就跟国人地沟油吃多了,也有不少抵抗能力了似的,他被陈楚气的时候多了,也有了抵抗力了。

    “你……陈楚啊!小儿!我……我没命,我也不走!老夫……老夫看着你写字!你……你会写么?”

    陈楚呼出口气。

    心想老家伙,你要是好好写,我可能不如你,就你现在这烂字,最后一笔都甩到太平洋上去了,我还惧你个毛啊!

    陈楚袖口一甩,这时已经有人铺好了宣纸。

    陈楚刷刷点点,龙飞凤舞,那字亦是蛇走龙盘一般。

    字讲究的亦是一个意境,字随意动,笔随心发,随心所欲,行云流水,这字亦是人,见字如面便是这个道理。

    把字写好了,可以看清这个人的品德如何。

    而陈楚这字亦是随心所欲,风流潇洒,这人亦是洒脱风流,字也写的又骚又浪。

    赵副院长等人看着点头称赞道:“好字!”

    这也是内行人由衷的赞叹,这东西你可以有黑幕,但是打动人心弦的东西即使是黑幕重重,那事实也是让人回味无穷,留芳口唇之间。

    让人心悸,让人爱不释手,让人看罢之后诸多心得,合上字迹有感觉怅然所失……

    这些旁观者都是大学老师,有的还是教授,副教授啥的,而且这是学生也围拢过来太多了,很多才子才女看着陈楚这字,不禁摇头称赞。

    虽然大学很多瞎混的,土豆子学生,但是好学生懂得意境,懂得笔墨的也不少。

    毕竟七八千人的大学,只是被那些混的学生给遮盖了大学生的才华了。

    陈楚一气呵成,这天下无字四个字亦是连笔在了一处,不是龙盘,不是虎卧,而是落叶摘花,流水落花般的自然洒脱。

    四周传来了一阵叫好声。

    女生两眼冒着小星星,而男的也有不少叫好的:“哎,哥们,这字写的牛啊!真牛逼啊!没十几年的功底写不出来吧!”

    “是啊!哪个系的啊!大几的啊?进我们书法协会吧!”

    “靠!比什么狗屁专家写的好多了,你看看那老东西写的什么玩意儿啊!”

    老东西……严大家咳咳咳的咳嗽出声,本来心眼就小,被这些人一说,脸红的像是猪肝色,而且咳咳不止。

    别人不知道,陈楚呼出口气,忙拉着上官嫣开溜。

    在人群钻个缝就跑了,众人还一阵欢呼。

    “我靠!行啊哥们!那可是我们系花啊!哎,哥们哪的啊?留个信儿,你把我们系花整哪去啊?”

    “哎呀,好帅哦……”

    ……

    上官嫣被陈楚拉着一路小跑,也不知道这小子为啥,两人刚跑出学校食堂。

    严大家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正喷到自己写的天下无字那几个字上了。

    赵院长等人都傻了,忙过来扶着他,有人打电话去医院,有人说先送医务室去。

    赵院长还摸着头说:“哎呀,严大家身体不好,还来主持工作,实在是太难得了,不过身体还是重要的……唉……”

    严大家虽然吐血了,不过心里还是明白的,心想陈楚,老子跟你没完,不过这时候气息有些喘不均匀。

    越是生气,越是忿恨,越是着急又是无力,最气人的是他被抬走的时候,还有个学生领导把陈楚的字收了起来,还啧啧赞叹好字。

    而自己的那个字竟然被他踩在脚下,印上了几个鞋印。

    严大家更是气得一仰头,背过气去了。

    文人都是一个不服气一个的,总感觉自己是最好的,总感觉别人都是潜规则,只有自己才能上去,自己的才华被压抑才发挥不出来,而且,不相信别人比自己强。

    别看一个个穷酸的文人,骨子里亦是有股酸劲儿的,严大家一辈子争强好胜了,根本容不下别人,眼睛不揉沙子,在各个领域做的都不错,而且还出版过一些著作,往往就是这些功成名就的人有时候便更是要面子。

    更何况被一个毛头小子打败就更下不来台了。

    ……

    陈楚呼呼呼的跑了出去,没几分钟听见救护车的声音,随即看见120的车开了进来,而离着瀚城师院最近的医院便是第八人民医院了,也是瀚城最贵的医院,离着学校不远,这七八千的学生有个小病小灾的来他们医院几趟,那收入就不少了。

    “陈楚,你跑什么啊……”上官嫣还呼呼的穿着气息,而且冬天怪冷的,一运动都有些缺氧。

    陈楚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的,而自己的手无意间已经抓住了她的小嫩手,两人就是这么跑出食堂了。

    忽的,他呵呵笑了:“走,刚才你没吃饱吧,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哎……”上官嫣想要说什么,像是要拒绝似的,不过陈楚已经不由分说的抓起她白嫩的柔荑直接拉着她往大门口外快步走去。

    上官嫣想要挣脱,不过感觉被陈楚有力的手抓着,小心脏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她还是第一次被个男生抓住手跑出这么远。

    当然,以前不经意的跟男生也是接触的,比如手不经意的碰手都正常了。

    但被人这么用力抓着还是第一次,隐隐的,她忽然有种安全感觉一遍全身。就像是电流一样了。

    从陈楚的打扮,相貌,从他对艺术的简介,还有诗歌的解析,还有这字,竟然把严大家都盖过了。

    女孩儿都是虚荣的,或者说……哪个女孩儿都有英雄情结的,就像每个男人心里房子里都住着一个白雪公主似的,幻想着自己有一天成为王子啥的……

    女生也是幻想着自己成为一个英雄的女人,亦或是一个出色男人的女人,没有人想成为未来男人是个宅男,是个家里蹲没出息,都希望自己以后的男人高人一头,比别人强,比好多人都优秀。

    上官嫣咬了咬红唇,没有挣脱,被陈楚拉着出了大门口。

    随即也有好多女生的目光羡慕的朝她看来,毕竟师院这地方女多男少,碰见个帅哥也不容易,而好多女生说欧巴这个词。

    上官嫣脸有些醉人的酡红。

    一路被陈楚牵着小手,她也磕磕绊绊的在雪地里走着。

    她身高有一米七一了,鞋子是筒靴的,这样一来跟陈楚个头差不多了。

    而被陈楚拉着,她在雪地里亦是有点打滑了。

    不禁小声说道:“你……你慢点……我要摔跤了。”

    陈楚唔了一声,回头看看她。

    她这才缓了口气,小脸亦是红扑扑的。

    陈楚停下了,她才抽回小手,把脖子上的围脖紧了紧,随后低低说:“你……你走的太快了,我是女生啊,你不能迁就我点啊?你……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心疼人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坏了,自己老毛病又犯了,这臭脑筋,自己要绅士,要做一个微笑的男人,要有魅力,要做脑残剧的主角。

    这才脸上挂着淡淡笑容,而见人家上官嫣的小手都被自己给抓红了。

    “对不起,我刚才冒失了,为了让你原谅我的错误……前面有一家烤串的,这次咱们ab制,走吧……”

    “ab制?”上官嫣愣了愣。

    陈楚抓着她的胳膊往前走了,她的鞋子在路上硬雪窠的上面跐溜跐溜的都直打滑。

    想挣脱但脚下还是跐溜跐溜先走了。

    “啊……”上官嫣感觉自己整个人在飘似的,叫了一声,陈楚回头看看她,她旋即嫣然一笑。

    在雪景中,上官嫣的笑容像是冰雪交融那样的纯洁美丽,陈楚不禁下面硬了,心里也都痴痴的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