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严大家气得差点晕过去,李天舒还在说着:“老师,你看这人是不是傻逼啊!像你这么有学问的人都没这么写,这个傻逼敢这写?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哈哈哈……哎呀,老师你怎么又吐血了?”

    李天舒把这老头子从厕所扶了出来,就喊医生,而严大家气得晕晕乎乎的。

    这时陈楚也从厕所方便完出来,一同帮助进行了救援工作。

    抬着严大家往病房去,严大家一看陈楚气得更是脸色发紫了。

    陈楚笑容面脸的,还一阵嘘寒问暖的关心,把医生都感动的说:“唉,现在这样热心肠的年轻人简直是太少了……”

    ……

    陈楚笑嘻嘻的走了出来,看着严大家气得眼睛鼓鼓的,他心里异常的爽,心想老家伙最好这次把你气得在医院多住一段时间,让你总跟老子抗衡,老子让你老命不保……

    这时电话也响了,郭美小妞儿像是等的有点不耐烦了。

    “楚哥啊,我在步行街东面的千叶咖啡馆了,外面太冷了有点……”

    “啊!行啊,你稍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到了。”陈楚挂了电话开车直奔步行街去了。

    咖啡馆?陈楚心想这家伙还真有情调啊!不过他是喝不惯那东西了,很苦的,还挺贵,真不知道怎么还有人会喝那玩意儿?

    十来里路也不算远,开着车不多时间就到了。

    到了步行街末端,还真看到了一个酱色牌子的中英文写着的千叶咖啡馆。

    牌子挺朴素的,颜色很像是咖啡的颜色了,陈楚就喝过一次那东西,不太爱喝。

    下了车,直接走进了咖啡馆。

    里面装饰很简单,不过挺有情调的,陈楚最近跟人白话艺术多了,有点久病成医啥的,看到咖啡快淡雅的装饰,还有清冷的色调,有点艺术的感觉。

    在咖啡馆的一个角落,看到了郭美坐在那。

    没点什么,就是干坐着。

    陈楚笑笑,冲吧台要了两杯咖啡,一看定价,一杯十五块钱,心想我靠他妈的脑袋的,这么黑。

    陈楚走过去,咖啡馆星星落落的没几个鸟人,那个鼓弄咖啡的个头不高,三十多岁年纪,留着小胡子,带着鸭舌帽,一副的人畜无害,不过陈楚总是感觉这个小自由点另类。只是出于一种感觉了。

    在国人眼中,应该是设计不出这样的装饰的店面的,尤其是咖啡馆,国人往往设计的总是画蛇添足,有点俗气,可能我们认为的俗气便是看什么东西太多了,想换点新花样,不过变革的又慢。

    但是从这个咖啡馆的牌匾到里面的装饰,到那个小胡子的男人,陈楚总是感觉有种另类的感觉,好像不是一个地域的人……就像在北方弄甜丝丝的咸菜……

    两杯咖啡端了上来,那人脚步轻快,随即又进了吧台里面。

    郭美咧咧嘴说:“我就是在这里坐一会儿就行,点这东西太贵了……”

    郭美换了一套较为性感的衣服,和年龄有些不相称的丝袜美腿,不过身材高挑,穿上了高跟鞋,清纯的脸蛋儿加上性感的长腿翘臀有种清纯与性感地带综合了。

    陈楚只是想找个人放一把,看着郭美下面也硬了。

    “嗯,没喝过,尝尝……”

    陈楚品了一口,感觉不好喝,还不如喝点白糖水了。

    旋即把眼光移到一处盆景。

    那盆景本来是小小的植物,却被修剪的形状像是一株大树,下面竟然还有木质雕刻的房子跟桌椅,亦是十分的精巧了。

    陈楚总是感觉这里面的陈设还有装扮有一些的别妞儿,究竟是哪里,他也说不出来。

    有一种非常陌生的感觉,不像是在本国的一个咖啡馆的样子。

    郭美喝了一口也是感觉挺苦的,她化了淡妆,模样有点妖冶的样子,只是长发像是古代女人那样往后梳拢,留着长长的鬓角和披肩,头上还梳拢了两三个装饰的麦穗一样的发髻,让人感觉挺冰清玉洁的,更让人有了一种想占有的**……

    郭美要了点糖,那个小胡子店员亦是非常的客气。

    而且笑容可掬的说道:“咖啡苦,不过却是很让人回味……”

    “嗯……”陈楚也品了一下,漠不关心的问:“那个盆景……你的?”

    小胡子店员愣了愣,点头说:“闲着没事,修剪修剪盆景。”

    “哦,你是外地人?”陈楚抬了抬眼皮。

    不过寻常的一问,陈楚忽的在他眼中捕捉到了一点精光,而那精光旋即一闪即逝了。

    陈楚有种预感,这人像是个有身手的人。

    “哦,我家是江浙一带的,那边喜欢弄这些花花草草,修身养性,不过在北方天气寒冷,只能弄一个盆景,小店生意一般,也就我一个人,闲暇时间多,便摆弄摆弄了……”

    陈楚撇了一眼他的手,挺白,挺宽,很灵巧,但手掌中间却有一些老茧。这样闲暇的人怎么能长老茧?

    陈楚品呷着咖啡,那人忙活自己的去了。

    陈楚感觉这不关自己的事儿,随即喝光咖啡,带着郭美离开。

    只是那个小胡子男人看着陈楚的背影,闪现一股怨怒的之色。

    两人坐在车上。

    陈楚说:“去哪?”

    “你……你说吧……”郭美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高跟鞋,有些不好意思。

    陈楚挠挠头,去哪他还真没想好,不能在车上干郭美吧!毕竟大冬天挺冷的,而且在车上也施展不开。

    想去邵晓东那,想想还是算了吧,直接去旅店开房得了。

    来到一处小区,里面不少挂着招牌的小旅店。

    一般住一个晚上才十块钱,当然里面的环境不怎么样。

    陈楚跟郭美下了车,找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旅店,那旅店的老板看了看两人笑了,说要身份证。

    陈楚问:“一个晚上多少钱?”

    “20块钱,实墙,还安全,环境也好……”

    “带洗浴啥的么?”

    “嗯,有。”

    “给你三十块钱。”

    陈楚扔出去三个十块的,旅店老板也不要身份证啥的了,直接带着两人往楼下走,里面是个地下室。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真他妈的够实墙的。

    不过里面的设施还不错,旅店老板把钥匙给了陈楚,随即上楼了。

    跟郭美刚走进房间,郭美的胳膊就搂住了陈楚的脖颈。

    陈楚把她抱进怀里,一手扶着她的小蛮腰,一手抱着她的腿弯,坐到了床上,手摸着她丝袜的大腿,里面应该穿了个薄薄的绒裤。

    小腿挺细的。

    郭美这时说:“楚哥,要不……以后咱俩租个房子得了。”

    陈楚也有这个想法,毕竟租个房子方便了。

    “嗯……以后再说吧!”陈楚说着手往郭美丝袜里面伸着。

    她外面是一个黑皮的厚裙,很性感的这种,而陈楚把手伸进她的黑裙里面,摸到了她两腿间的那两瓣花瓣,裹挟的丝袜跟内裤里。

    郭美呻吟了一小下。

    陈楚闭着眼,闻着她的发香,尽量想象着怀里的不是郭美,而是上官嫣,这一天下面早就被憋的邦邦硬了。

    不禁有些迫不及待了。

    嘴一口亲着郭美的脖子,在她粉嫩的脖颈亲着,吻着,呆着少女体香的郭美嗯嗯的呻吟出声。

    随即推了推陈楚说:“戴……带东西……”

    陈楚呼出口气:“没事,先玩吧,一会儿我去给你买药,现在憋不住了。”

    陈楚说着压住了她,随即分开她的两条细长的大腿,两手伸进她的黑皮短裤里,直接往下扒她的丝袜跟里面的绒裤。

    连带着她的黑色窄窄的内裤也一下被脱掉到了脚踝处。

    郭美还穿着高跟鞋,陈楚感觉有点慢。

    把她直接翻个身,让郭美趴在床上,陈楚往上掀了一把她的上衣,郭美白嫩挺翘的屁股便露出来,两条白嫩的小腿笔直的伸着,她的丝袜跟内裤绒裤还都在脚踝上。

    陈楚手掌在她的屁股蛋儿上拍了拍,发出啪啪的声响。

    随即骑马一样的骑上了郭美的屁股上,解开裤带,掏出下面东西,在郭美腚沟子磨成了一阵。

    郭美下面的洞口亦是有些湿润了,且她身子被压着在下面,红润的小口轻轻的娇喘起来。

    陈楚的目的很简单,当初有包养郭美想法的时候就感觉这女生挺纯的,想自己一个人多玩一阵,不想让别的男人玩,那样感觉就不干净了。

    等自己什么时候玩够了,不需要了,就换人了,反正是各持所需,她缺钱,老子想要她的身体。

    看着郭美,她就像是一只乖顺的小羊一样,自己让她如何就如何。

    陈楚不禁觉得有钱真不错,或者有权利也不错,想让女人如何就如何,相反,要是一个女人有钱有权,可能也会养几个小白脸,让男人如何就如何了。

    陈楚扶住自己的下面,粗长的黑黢黢的下面对准郭美屁股下面湿润了的水帘洞,磨蹭了几下,随后噗嗤一声干进去了一个头,随即慢慢的一点点的插入。

    郭美亦是感觉那东西进入了她两腿间的身子里,呼吸越来越浓重了,身子像是被撕裂开了一样。尤其是裤子还没脱掉,只挂在脚踝上,而两条腿夹着还挺紧的,陈楚的那东西就已经从她屁股后来进去了。

    她尽量多的把白嫩嫩的屁股撅着,而大腿根尽量的分开大些。

    这样腿尽量分开,她感觉能减少些痛楚。

    陈楚下面慢慢进去,缓缓抽出,两手抚摸着她的肩膀,后背,随后身子直接压着她的屁股。

    整个人像是贴树皮似的紧紧的压着郭美的身子,陈楚的裤子也推到了脚踝,只是男裤比较宽松,陈楚的腿分开,撅着大屁股开始用力的狠狠的往郭美里面插着下面。

    随即发出啪啪和噗噗的连续的声音,还有陈楚用力的嗯嗯声的闷哼。

    郭美亦是感觉头晕目眩,被插的有些疼痛,不过疼痛中亦是有些爽。

    就这么被贴着身子干,而陈楚没有换姿势的打算,两手摸着她光溜溜的大腿,下面亦是感觉非常好。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