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小写手能力有限哇!水平也浅,有好的意见都留在书评区哈,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两人缠抱在一起,陈楚揉着她身体的每一个部分,亲吻着她的脸蛋和小嘴儿。

    邵晓华狠狠的掐着陈楚,酒劲儿差不多全醒了。

    过了一阵,王亚楠进来了,做了鸡蛋糕,还说锅里面炖着鸡汤。

    邵晓华不喝,恨恨的看着王亚楠。

    不过她跟陈楚好劝歹劝还是吃了。

    陈楚破嘴也嘚啵嘚的说着他那些歪曲的大道理。

    邵晓华只狠狠的瞪着他骂:“滚!”

    过了一阵子,锅里面的鸡汤也好了,王亚楠给邵晓华盛鸡汤喝。

    邵晓华喝了,三人折腾的也有些累了。

    陈楚呵呵笑道:“晓华姐,我给你针灸,针灸止痛……”

    邵晓华又让他滚,不过陈楚已经下手了,让她别动,随即一枚枚银针从他的护腕里抽出,插进邵晓华的小腹,大腿根,还有下面火烧云旁边的很多穴位。

    果然,邵晓华感觉疼痛不那么明显了,不过陈楚这只是一些局部麻醉的方法。邵晓华身子破了,还得养几天了。

    邵晓华咬着嘴唇,冷眼寡语的。

    王亚楠冲陈楚摇摇头,那意思是没事。

    陈楚笑嘻嘻的睡在了两人中间,随即关灯了,王亚楠钻进陈楚的被窝,两人亲亲密密的又搂又是抱着亲嘴的。

    邵晓华气得呼呼的,转身骂道:“狗男女!我那!你们……”

    陈楚忙搂着她说:“晓华姐,我们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来来来让老公抱抱……”

    滚!

    邵晓华虽然嘴里这么骂,不过被陈楚搂进怀里像是找到了一个可靠的肩膀似的。

    陈楚呼出口气,左边搂着邵晓华,右边搂着王亚楠,左拥右抱两个大美女,他忽然感觉,一个男人的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而过了一会儿,陈楚就感觉不爽了。

    陈楚感觉自己像是两半人似的,左边的胸肌被邵晓华摸着,捏着,右边的亦是被王亚楠揉着,而左腿被邵晓华的大腿压着,右边的大腿被王亚楠的两条大腿缠着。

    自己要亲邵晓华额头一下,必须转头再亲王亚楠红唇一口,不然两个女人的目光中就有恨意了,就不对了。

    想要翻身搂着邵晓华睡,怕王亚楠不愿意,想搂王亚楠又怕邵晓华发脾气,搞的他在中间连翻身都不敢了。

    两个女人却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脸蛋儿贴在自己的咯吱窝下面,面对面的聊起天了。

    “晓华啊,其实你不用担心亚楠姐的,亚楠姐都已经二十七岁了,跟陈楚好也好不了几年,我也不可能跟他结婚的,相差的太多了,所以我不是你的轻敌哦,而且啊,我还可以帮你的,咱们三个人过几年舒舒服服的日子,我帮你看着男人,过几年你们结婚,姐姐就退了,保证绝对不搀和你们的婚姻……”

    “哎呀,亚楠姐啊,瞅你说的,把自己说的那么老,亚楠姐你多性感多漂亮啊,再说了,我也比陈楚大了六七岁呢,我就是愿意跟他结婚,家里面也不愿意呢,别看我的处女没了,处女给谁也不能说就跟谁结婚啊,对吧?以后的事儿再说吧,不过咱们姐妹既然都这样了,那就看好这个色鬼好了,别让他再跟其他小妖精纠缠就行……”

    “咯咯咯……那咱俩要是都满足不了他呢!”王亚楠坏坏的笑了笑。

    邵晓华小手做了一个撸的动作,然后又说,我帮他打飞机,一天给他打出去十次八次的,看他还嘚瑟啥,要是不行,我就给他买一个苍井空的娃娃,上千块呢,我认了……

    “哈哈……好主意!”

    陈楚却咧嘴,心想你们这两个死娘们……给老子等着。

    过了阵子,陈楚下面勃起了,开始报仇了,干了王亚楠五次,插了邵晓华三次。

    她虽然是破身了,但毕竟二十三了,承受力还是有些的,不像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破身那样疼痛难忍。

    有的那种老处女,三四十岁的老处女破身跟放个屁似的。

    痛楚可能就跟蚊子叮了一口似的,当然啊,那种老处女是有的,比老处男都稀少罕见。

    跟发掘了千年的木乃伊似的。

    三人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两点多才呼呼的在一起睡的。

    陈楚早上五点自然醒了,睁眼翻身起来,想起昨晚那香艳的一幕,不禁口舌生香了,昨天邵晓华叫的最欢了,而且最喜欢撅着屁股让他干,那波浪卷的长发一甩一甩的。

    陈楚两手扶着她的细腰,下面狠狠的啪啪啪的拍击着她的大白腚,直到现在陈楚还在回味无穷着。

    而王亚楠喜欢被前面插。

    原因很简单,上几次从后面干的,虽然王亚楠大腿的淤青还有奶上的淤青好了一些了,不过膝盖上磨破的地方还没好。

    而邵晓华不知道这些了,昨天她两只膝盖跪在床上,陈楚在后面猛冲猛插的,她差点痛的晕过去。

    而两只膝盖已经红肿了起来,白嫩的膝盖已经磨破皮了。

    陈楚差点把她的屁股也干了。

    准备先留着,今天晚上干,两个女人都极为满足的躺在床上了,陈楚起身了,她们还像是小猫似的两人对抱了起来。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满嘴都是两个女人香喷喷的味道。

    他打了个哈欠,随即走到小屋的卧室内,打了一个小时坐,感觉好多了。

    头脑清晰,耳目阔跃,神情目朗,而昨夜的疲惫亦是一扫而空。

    不过下面却有些咕噜噜响,应该是饿了。

    陈楚回到卧室,见两个女人还在睡着,估计今天邵晓华是下不了床了,昨天那么一顿干,啪啪啪的她的大屁股都被自己给干红了。

    而且下面更是红肿了。

    陈楚干的不禁是次数多,而且质量也好,从来不偷工减料,每次射出去,至少要干个六七百下,最多了差不多一千下,这个速度力度来说,两个女人想不满足都不行了。

    别说邵晓华,就是王亚楠的下面都多少有些浮肿了。

    陈楚看了看两个女人的大白腚,有瞅了瞅她们被自己捏的红紫的奶。

    不想打扰她们了,简单的洗了把脸,随即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开上自己的中华车,去加油站加满油,随即看看时间才将近六点,便去早餐店吃早餐。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陈楚见是韩潇潇的。

    接听呵呵呵的笑道:“嗯……韩大警官有啥指示?”

    韩潇潇气咻咻的道:“陈楚对吧?前天,还有昨天晚上你干啥去了?行啊你?竟然敢夜不归宿了?”

    陈楚笑了:“哎呦喂,我说韩大警官您是不是怕我四十八小时以后出事儿啊!没看出来你还听关系我的了……”

    “滚!谁关心你啊?我问你啊,这两天你干啥去了?是不是……出去鬼混了?”

    “切!韩大警官,你关的还真够宽的啊?咱俩啥关系啊?再说我,我可是正经人,从来不鬼混,再说我就是鬼混我们男欢女爱,人家我们情投意合,人家我们……”

    “咳咳……”韩潇潇咳嗽两声纠正说道:“陈楚!你说话给我注意点!不是我们,是你们……”

    “嗯……好吧,是你们,那也是合理合法的啊,我还未婚,为啥不能搞对象?”

    “呸啊!陈楚,你别风大闪了舌头,走路闪了腰!我呸!就你那样的,还有女人能喜欢你?别在那吹牛了!抠门的邪乎劲儿!我在你这里呆几天还要管我要房租,吃你点饭,还要管我要欠条!哪有你这样的男人啊!谁会喜欢你这么抠门的?”

    “切!人家我那叫会过日子……”

    “咳咳……甭说没用的,那个……我问你,你在干啥呢?”

    陈楚唔的一声,喝了口豆腐脑说:“我吃早餐呢……”

    “咳咳……你……你现在马上给我打包,包子,米粥,有混沌更好了,另外再给我买几个茶叶蛋回来,我饿了,昨天晚上我就没钱了,一直饿到今天早上,我还以为昨天晚上你能回来呢,白等了,赶紧给我买早餐过来,不然我就要死了……”

    陈楚忽然觉得韩潇潇其实挺可爱的,整天都是板着脸,真没想到她还有这么童趣的一面。

    不禁逗她说:“嗯……可不能让我们的打警察饿死啊,那个……等我吃完了,剩下的给你打包回去吧!”

    “呸!陈楚,你敢?你要是敢那么干!我……老娘我枪毙了你……”

    陈楚汗下来了。

    心想哪有这样的啊,多大个事儿啊,就枪毙了?不就是送一个剩下的早餐么。

    “咳咳……韩大警官啊,你别这样啊,你这么厉害,以后谁还敢娶你啊?真是的,我和你说着玩呢,马上给你打包新鲜的包子,米粥咸菜啥的,对了,十六个肉馅包子你够吃不?”

    韩潇潇气晕了。

    “陈楚!你给老娘听着,第一,老娘又不嫁给你,你管我厉害不厉害呢!我管我以后嫁人不嫁人呢!第二,你喂猪哪!六个够了……”

    陈楚心想,我靠,六个也不少了,一般女孩儿吃个两三个就不错了,一顿六个大包子还喝粥啥的,跟个老爷们的饭量似的。

    陈楚随即招呼着老板打包包子跟米粥,韩潇潇不让他挂电话,听声音,的确是有人在打包说话,她才相信。

    陈楚随即道:“这回信了吧,打包的都是新鲜的,对了,你兜里不是有二百块钱么,咋能没钱吃饭了呢?”

    韩潇潇脸红了,咳咳两声说:“昨天我去蓝百合超市了,然后买了电饭锅哦,电炒锅,又买了油盐酱醋啥的,然后二百块钱就正好花没了,昨天正好高队长有事儿,在食堂打的饭没吃,让我给偷吃了,嘿嘿……他回来的时候问饭哪去了,我装作不知道,嘿嘿……其实是我偷吃的,但是我晚上就得挨饿了,真是的,买锅碗瓢盆的时候忘记了,留下十块八块的生活费好了……谁知道你晚上不回来啊?都怨你啊!”

    陈楚脑袋忽悠忽悠的,心想这人……这人真是扎大无脑啊。陈楚想一想遂道:“哎呀,这老天也会公平的,给了人家财富,就不能给人美貌,要是给了人家的美貌跟财富,就不给智商……”

    韩潇潇琢磨了一番,随即愤然道:“陈楚,你在说谁?”

    陈楚呵呵呵的笑:“韩大警官啊,你那么聪明英武,这还听不出来么?我当然说的是我自己啊!”

    韩潇潇嗯了一声点头说:“切!我早就听出来你是说你自己笨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