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满口承诺着,不管王亚楠怎么咆哮都听着,感觉是自己不对,昨天晚上跟人家风流了一晚上,今天早上又来聊骚韩美女来了,蹭着人家腚沟子射出去了一把。

    只是没想到韩潇潇还真是配合,那小手给自己撸的这个舒服劲儿啊,就甭提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宁吃飞禽一口不吃走兽半斤……意思便是飞禽的肉好吃啊,在天上飞的什么小家雀啥的,吃一个一两口,但是好吃至极了,宁愿吃一个小家雀也不吃地上的半斤猪肉,那味道是不一样了。

    如果用女人当做比较的话,便是宁看着光着屁股的韩潇潇撸出一把,也不白干马小河他二婶一万次。

    那老死娘们,白给干都不要,宁愿做一辈子撸哥,也不碰那娘们一下,这质量差的简直是太悬殊了。

    陈楚咧咧嘴,暗想也就马小河那小子情人眼里出西施了,能跟他二婶干炮到一起去了。

    都那老比娘们了,下面都黑了,我靠,还能硬起来么。

    这时,电话里的王亚楠啐道:“混小子!你爱搞就搞去吧,不过老娘还是那句话,别让我抓到,反正晓华最近三五天是不能让你干了,女人得养养,我也得两三天不能让你玩,你就可这两三天可劲儿风流去吧,别给老娘我染成病就行……要找也找那些赶紧点的女人,懂么……如果你……你信得着我,我给你找……”

    陈楚嘿嘿笑了:“小宝贝啊,我可不能去找的,有了你跟晓华姐我还找谁去啊?谁还有你们两个大美女漂亮啊……”

    “滚……混小子,你少在我面前花言巧语的,呸……”

    陈楚嘿嘿笑,心想你个王亚楠**,想套老子的话,老子也不是没有智商,给自己男人找女人的女人那脑袋得让驴给踢了不可啊,老子才不信你呢,咬紧牙关就是不能招啊!

    王亚楠又说道:“一会儿我给公司的技术部门打电话,你吧早餐送来了,然后带着图纸就回家吧,一切按照图纸来,再说了,这事儿也得你办呢,你说你一个大男人的,啥事儿都应该自己扛起来才对,我已经给你开好了头了,以后这样的事儿都靠你办了,毕竟我是女人,以后是靠着男人养的,你要是混的好了,赚了大钱了,以后我也好退居二线了,以后啊,你跟邵晓华结婚了,有孩子了,我呢,给你们当一个保姆啥的,伺候伺候你们的孩子,给你们做做饭,洗洗衣服……”

    这时,邵晓华的声音传了出来。

    “亚楠姐啊,你别把自己说的这么可怜好不好?谁说要嫁个那个流氓了?除非他以后混个千万亿万富翁还差不多,就他现在这样的,自己都养活不了呢,以后怎么养活我啊!还有你,好几个老婆他养的起么……让他赶紧送早餐来,我都饿死了……”

    ……

    陈楚嗯嗯嗯的答应着,随后挂了电话从厕所出来了。

    心想真得多划拉点钱了,要是真要是跟几个女人在一起搞,没经济基础亦是不行的了,不能总是靠骗吧……

    看了看床上的韩潇潇,她面色发红,比早上的时候红润了不少,亦是自己针灸的效果,而且也跟自己刚才用下面在她那里磨蹭的有直接的关系了。

    都那样了,脸能不红么,只是现在这妞儿肯定是在装睡了。

    反正你装我也装,大家都装作不知道,然后一起又玩又闹,这多好,晚上能干点事,白天还不负责,嘻嘻嘻。

    陈楚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把衣服裤子穿好了。

    刚才说的一堆,韩潇潇也听到了,什么交电费水费,热粥啥的。

    陈楚随即开车出去了,不多时,已经把水费电费交了,其实就是去物业小区交了的,这破楼去没想到还真有物业小区的存在,那里的大爷大妈一个个的特别的认真负责,应该是文革前的老党员了。

    其实那就是一个阀门一个电闸的事儿了。

    水电有了,陈楚又跑去药店,买了治疗感冒的药,随后回来又是热粥,又是热包子的,看到韩潇潇鼓弄的一堆的油盐酱醋又摇头笑了。

    心想这丫头你买这么多的调料不买菜又有什么用啊!

    虽然是大冬天的,不过菜市场开的却很早的,早上六点就有很多人了,亦是生活的不易了,要不谁神经病一大早上干这些玩意了。

    陈楚买了鸡鱼啥的,回来刚一拧门锁,就听到里面稀里哗啦的一阵响,陈楚以为是有小偷儿的,感觉又不对,停了一小会儿,把门推开。

    见厨房又乱七八糟的了。

    包子少了好几个,粥也被喝光了。

    陈楚回到小屋,见韩潇潇躺着的姿势都跟走的时候相反的,而且白花花的肩膀还露在外面呢。

    陈楚走进去,她还是装着睡觉的样子,不过嘴角还有一粒米粒呢。

    “韩大警官,韩大警官?”陈楚叫了两声,韩潇潇装作睡觉不回答。

    陈楚在她的肩膀啵的亲了一下,然后把被子给她掖好。

    随后走进厨房,不一会儿鸡鱼的香味都出来了。

    韩潇潇心里跳的厉害,陈楚走的时候,她小手里都是黏糊糊的液体。

    都愁坏了,心想自己这……这做的都是啥事儿啊?帮男人撸那东西了,这不是帮人家打手枪了么,这次不能全怪陈楚了,是自己一下没忍住。

    韩潇潇呼出口气,忙披着衣服把手洗干净了。

    看着电饭锅里热乎乎的粥跟包子,心想丢人现眼的事儿先别去想了,先吃东西吧。

    嘁哩喀喳的一通吃,感觉有人拧门锁,她心想肯定是陈楚回来了,忙扔下锅碗瓢盆跑进被窝里装睡了。

    陈楚在她肩膀上亲了一下,气得她差点回头给陈楚一个大嘴巴。

    不过打人家干啥?

    算了,还是装睡了。

    韩潇潇睡着睡着,鼻子不禁嗅了嗅,闻到了鸡跟鱼的味道,舌头不禁伸出来舔了舔,不过只把嘴边的饭粒舔进去了。

    陈楚给她的针灸不错,她已经感觉浑身热乎乎的了,像是身子也出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半个小时候,韩潇潇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这时传来了脚步声,她又是接着装睡了。

    陈楚走了进来,留下了一张纸条,随后开门走了,心想,这女人多还真是麻烦了,这边伺候完了,还得去伺候那边,男人真他妈的累了。

    陈楚刚走,韩潇潇就一骨碌从小床上爬了起来。

    回头看看陈楚留在桌上的纸条,什么鸡跟鱼都在锅里,中午吃。

    药一日吃四次,五个小时一次,都是甜药……

    韩潇潇气咻咻的,披着大被跑到厨房,揭开锅盖笑了。

    陈楚下面炖着鸡,上面蒸着鱼,香味一阵阵的扑来。

    韩潇潇笑嘻嘻的心想中午吃?老娘现在就饿了。

    本来有病是挺虚弱的,不过陈楚给他刺针灸的那些穴位像是张开饥饿的大嘴似的,像是在命令韩潇潇吃东西似的。

    她把鸡跟鱼都搬到了床边,放在凳子上,而围着棉被刚喝了一碗汤,自己肚子里就咕噜噜的不停的响了起来,随即开始噗噗噗的放屁,一个比一个响,一个比一个臭。

    最后韩潇潇自己都不吃,蒙住头,屁股对着外面,从蕾丝内裤里一个个的屁声不断。

    韩潇潇响起陈楚说的,这针灸要是到了好处,便是身子发热,热气把她身上的寒气顶出去,直到屁声不断那便是痊愈了。

    韩潇潇气得出声大骂陈楚不良,这是什么狗屁医生啊!混蛋,这个流氓,等他回来,老娘一定把他抓住关起来,而且还要判刑……

    韩潇潇放了一阵屁,随后一喝鸡汤又要放,气得真想不吃了,不过最后还是没架住美食的诱惑,头一低。

    心想就自己一个人在屋里,放屁就放屁吧,这么一想,就闷头吃了起来,也不管屁声不断了,把最后的怨气都积累在陈楚一个人身上了,只要他晚上回来,就跟这小子老账新帐一起算,跟他死磕了……

    陈楚给韩潇潇做饭的时候,已经在饭店订餐了,随后装了七八个方便盒,直接开往开发区了。

    把饭菜送了过去。

    陈楚还眼巴巴的看着穿着深v服装的王亚楠,跟在床上围着被子一头黄色波浪卷的邵晓华咽唾沫。

    王亚楠白了他一眼说:“滚蛋,还没满足啊,看你那色色淡淡样子,嗯……去监控吧,晓华妹子可折腾不起了,我现在也不行了,下午……下午我有可能去你家一趟,看看厂子建的怎么样了……”

    “嗯,亚楠姐,过阵子我可能去dl一趟,那个……这个厂子要是建成了,我把人员都找好,这个挑豆的事儿啥的就你跟晓华姐多操心了……”

    “呸啊!陈楚,你小子干脆做甩手掌柜的了对不?啥事儿你推的一干二净的,然后去dl快活?你想的美……”

    “呵呵……亚楠姐,我去是有正事的……那个……dl不是有散打比赛么,我以前学过点的,去碰碰运气,运气好了,弄条散打的金腰带回来,运气不好输了一场我就回来老老实实的整这个厂子……”

    王亚楠眼睛转了转,给陈楚整理了一番领子说:“你还是别去了,那地方你不知道,黑的狠,而且有很多规则的,我在dl呆了一段时间,听说过散打的,九阳集团现在老总的保镖就是dl以前的一个散打王,以前听他说过的,里面很多暗箱操作,不是你能打就一定能赢的,得看赌局,看赔率,说白了,都是为了钱,他就是看不惯这个,最后才退出比赛的,最后当了九阳集团老总的保镖之一,这个还是运气好的,运气不好的,都上场被打断胳膊打断腿的,我知道你有点身手,但那地方你还是别去了,你要是缺钱,我可以给你……”

    陈楚摇摇头,抱了抱王亚楠。

    “亚楠姐,我不是缺钱,我是缺……缺一种尊严吧,做生意我比不过你的,论到聪明我不如晓华姐,当官我可能还得慢慢熬,而且官场那样,我当个小官还行,要是当大了,我可能还受不了那份气的,我希望自己自由自在的,然后大美女左拥右抱……”陈楚说着手顺势往下,两手托住了王亚楠粉红色职业短裙的臀部,两手在她挺翘圆润的臀瓣上狠狠的捏了两把。

    “啊……”

    王亚楠娇叫了一声。

    浑身像是被掐的过了电一样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