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虽然王打扮的是没有王亚楠跟邵晓华时尚潮流,而也没有像两女化妆啥的都。

    王亚楠的妆画得有些浓,是那种会化妆的女人,本来身材好,长得又好,而且还会穿戴,再会化妆,还会骚,这女人便是很无敌了。

    邵晓华没怎么化妆,化妆也只是淡妆了,她长得是那种霸道的美,胚子好,她弟弟邵晓东长得都是跟女人似的,要是扮上女人甚至比女人都女人,能让女人羡慕的上吊去死了,姐姐邵晓华没怎么装扮就已经是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了,加上性格还有些冷,更是让人想要得到,占有的那种冲动和躁动了。

    两女不禁打量了王几眼,虽然她是农村姑娘,但两女很快就发现她跟农村女孩儿的不同。

    便是她身上的衣服很特别。

    农村女生……或者说农村妇女都特有的一种气息,这种气息很吸引人,王除了这种气息之外还有另外的一种味道。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自己裁剪自己做的,没有买的。

    旋即,王亚楠过去拉了一把她脖子上的围巾说道:“妹子,这条围巾真是好漂亮啊,哎呦,你在哪里买的?”

    王脸红了,轻柔的说:“王总,这个不是买的,是我自己秀的……”见到生人王总是脸红的。很多可爱的农村女孩儿亦是如此。

    只是现在这种可爱的见到生人能羞涩的脸红的纯女孩儿太少太少了……真是损失了。

    “你?你自己绣的?”王亚楠满眼的欣赏之色。

    王轻轻的把围巾摘了下来,王亚楠往自己脖子上围了一下,感觉亦是非常好,甚至比大城市卖的那些都要好,而且上面绣着的图案亦是新鲜的狠,几瓣莲花儿的叶片,下面亦是微微的波光,还有两只简单却非常漂亮的鱼儿啥的……

    寥寥的几笔针线,把这淡青色的围巾点缀的亦是那样的美好,亦是那样的充满了意境和诗情画意……

    很多时候,不用太多的修饰啥的,很多时候国人在设计某些东西的时候太复杂,一会儿弄点这个,一会儿弄点那个,都是画蛇添足……很多时候,艺术,已经不是多么复杂的,真相反,而是非常简单,就像是非常简单的生活,非常简单的歌声,那便是一种艺术……很可能,艺术就是一种简单的状态。

    很像是天朝很多繁华的商业的街道,不断的拆,不断的建,走了一个市委书记,留下的东西在第二任来的时候全部的拆掉,重新的建筑,等过三四年再来一位,再才再建,如此往往复复,来来回回,拆拆建建,不知道花的都是谁的血汗钱……

    相反,倭国那个小国家,很多建筑可能没那么高,没那么复杂,没花那么多钱,但是人家清清淡淡,明明白白,街道干净,就像是一副清幽的水墨有画卷……这些东西,这些人才,这些对艺术的感悟,天朝也是不少的,只是贪官太多,不这么来来回回的捣鼓,政绩哪里来?贪污的钱怎么赚?至于老百姓的民生如何疾苦,有冤屈能不能倾诉,人家是不关心的……

    ……

    王亚楠从王这简单却精巧的几针刺绣上,看到了很多的东西,忽然有些感动,不禁想起了自己上大学时候的那些理想,那些追梦的年代。

    那时候感觉天总是那么的蓝,阳光是那么灿烂,感觉毕业后参加工作后生活会是那么的美好……不过,真的面对社会面对现实,看到一个个贪官的嘴脸,还有名利场上,官场上的金钱名利的交还,她从心寒到麻木,到逢迎,最后到也成了这种人。

    她心里那种已经化成了尘埃的理想,那种追求梦的心境,在一时间像是拉开了蕴藏泪水的抽屉,忍不住感动的眼中出现了泪花……

    这时,旁边的老百姓吓坏了,心想这……这王总是咋的了?咋看看王的围巾就要哭了呢。

    陈楚亦是过来问:“怎么了?王总……”陈楚接过围巾,看了看,亦是明白了这种意境的所在。

    不禁心里叹了口气,王这女孩儿啊,这刺绣虽然简单,亦是能证明她的心了,就是想追求一种平淡的美好的生活,追求一种干干净净的人生,但是她不知道,这种干干净净的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却是比轰轰烈烈更是难得到的……

    陈楚呵呵笑了,心想一个纯净心灵的孩子,一个容易多愁善感喜欢吟诗答对的王总,这俩个女人啊……艺术生,或是文艺女生骨子里都有一股倔强,而亦是有一种悲秋之感。

    陈楚淡淡笑着冲周围的村里人说道:“没事,没事的……王总啊,只是感觉王会计的刺绣刺的太好了,呵呵……”

    大伙这才哈哈笑了。

    “是啊,这闺女的刺绣绣的就是好啊,看,把人家大城市的王总都给整哭了……”

    “嗯……这孩子是一个人才……”

    众人七嘴八舌的。

    陈楚也说:“王总,古有黛玉葬花,今天有亚楠绣泪,难得,实在难得王总这份追求淡雅脱俗婉约怀古之心了……”

    王亚楠亦是感觉有些丢人,扑哧一声笑了,而邵晓华递过来一条手帕,她轻轻的擦了擦眼角。

    陈楚亦是呵呵笑着说:“会记啊,要不,你就把这条刺绣送给王总当个纪念吧,王总可是手握大权的人啊,你得好好的拍拍马屁呢!要是王总生气了,一句话就能把你这个厂子会计的职位给撸了,要是王总高兴了一句话没准就能给你整进九阳集团当个官啥的……”

    王被说的满脸通红的。

    而王亚楠遂冲陈楚啐了一口笑骂道:“滚蛋!你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王亚楠骂出去了,旋即后悔了,这……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咋能说出这样的话了,这又不是跟陈楚两人在被窝里搂搂抱抱的时候打情骂俏的时候。脸蛋儿更红了起来。

    这些老百姓也都不傻,而且有不少跟王小眼似的,是一种憨厚的狡猾,明显的感觉这陈楚跟王亚楠关系不一般了……孙五亦是冲媳妇眨眨眼,偷偷地指了指陈楚跟王亚楠然后把两个手指放在一起就像是两个小人亲嘴似的。

    大老爷们大老娘们啥的都是过来人了,谁不明白这种事儿了。

    心里都跟明镜似的,只是干笑着,而心照不宣罢了。

    陈楚咳咳两声忙打圆场说道:“哈哈,王总啊,狗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的话,那我就不开这个厂子里,直接养狗多好啊,天天能给我吐出象牙来,那多值钱啊……”

    众人哈哈一笑,算是掩盖过去这个尴尬了。

    王这时过来说:“那个……王总,你要是不嫌弃,那这条围巾我就送给你了,我家里还有好多了,而且我没事也绣这些的……”

    王亚楠乐坏了。

    忙像是心疼的一把搂抱过王,拍拍她有些瘦弱的肩膀咯咯咯笑着说:“哎呀,那就……那就多谢妹子了……”

    王亦是害羞的满脸娇红。

    王亚楠不禁看在眼里,心里喜欢的狠,心想这真是一个好女孩儿了,可惜啊,被陈楚这个大流氓盯上了,最好别中了圈套,被陈楚给祸害了,那就真是太可惜了……

    王亚楠在这里,村里的老爷们一个个眼里都是蓝光了。

    女人更吸引男人的除了清纯就是妖媚,就是骚了,王亚楠就是骚,离着多远让人一看见就浑身燥热难耐,那形象就是散发着横流的骚气。

    此时,王亚楠招呼道:“那就开工吧……”

    一句话落下,等于陈楚的十句百句了,麻袋扛了下来,把豆子都倒在铁架子上面的铁板上了,铁板有点坡度,豆子不容易掉落地上。

    这时,村里的妇女也都开始登记牌号。

    王亚楠亦是说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既然厂子建起来了,就要像样,现在只招五十人,多了不要……”

    众人一愣,心想这挑豆的女工不是越多越好么,怎么多了还不行了?

    陈楚也发愣,不过王亚楠的话落地有声,不容置疑,她也挑挑拣拣,挑一些年轻的赶紧的大姑娘小媳妇啥的留下,随后分配任务,又说等明天发服装,既然是厂子里的工人了就要有服装,而且闫三跟孙五也有服装,亦是那种大城市物业小区的保安服了,当然,瀚城这地方的小区连个保安都没有,有的话谁给他们开支了?毕竟经济落后一些了。

    王亚楠随即又开始颁布了一些早上上班下班中午上下班以及晚上的时间,还有纪律,还有一些厂子的制度,这么一来,村里人有些懵了,不禁挠头,不就是一个挑豆的活么,谁愿意干就谁干呗?咋还这么复杂了。

    不过美女老总嘁哩喀喳的一安排,这些人都没啥话说,关键是人家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一句话陈楚说是一个样,王小眼,张财,孙五,闫三说出去又是一个样,可能这句话在陈楚说出来没人信服,但是王亚楠说出去就让人不得不信了。

    陈楚也明白,人家九阳集团区域老总的名头在那摆着了。

    安排完毕之后,开始正式开工了。

    被选出来的五十个大姑娘小媳妇啥的,就坐在两边挑豆,中间的炉筒子烧的暖暖哄哄的。

    而王亚楠让人明天过来装暖气,随后跟着九阳集团的人要走了。

    陈楚送出来的时候小声说:“王总,这……给村里人弄这些条条框框的是不是……不太好……”

    王亚楠咯咯咯的笑了:“陈楚啊,用人就是这么回事,你不能把什么弄的太随便了,这是厂子,不是他们家的炕头,在厂子里就是来工作的,如果你弄的太随便了,以后就不好管理了,不如开始的时候就像样的弄,你不明白的,按照你的来,这厂子肯定开不下去……”

    “开不下去?”陈楚还真有点不信的。

    王亚楠又说:“信不信,我给他们一个月一百五十块钱,你给他们每个月三百,要是咱们两个厂子同时开,我这的工人比你的不禁多,而且还能干。”

    王亚楠看着有些发愣的陈楚,推了他一把。

    “你啊,还差的远呢!这就叫用人之道,并不是高工资就行的,还有正规,你让他们感觉是来厂子上班,自己是工人了,而不是来挑豆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公务员赚的少,为啥还挤破脑袋?医院护士赚的也少的狠,而且还那么累,为啥还有人花钱往里面钻,考个护士证都难的不行?就是这个道理,面子问题害死人,咱们就靠面子问题发大财……小子,你还嫩。”

    陈楚似乎有点明白了。

    小声嘀咕说:“亚楠姐,你真行,我现在太崇拜你了,感觉好多事儿都要和你学,你晚上有时间么,我去你那好好学学,嗯……我知道你身体不好,不过,你用嘴就可以了,别的地方不用……”

下一章          上一章